血色时代中的美国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10-11 23:04

不再强大

自从第四次企业战争结束,美国失去了许多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州,但是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欧洲和远东的局势也好不到哪儿去。在战争中,美国的军事编制体系中成立了一种叫做混合作战小组(COGs)的部队,也就是一支支由海军,空军,装甲部队以及步兵组成的特遣队,他们会被派去战况紧迫的地段;他们主要的敌人是消灭对波士顿-华盛顿(BosWash)沿线有威胁的目标以及联邦政府感兴趣的地点。另一方面,在第四次企业战争之后,许多混合作战小组(COGs)脱离了美国政府的掌控,变为了训练有素的雇佣兵部队,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小王国,有的甚至转变为了抢劫团伙。

支离破碎的美国

在很多方面来讲,如今的美国都与十九世纪的美国极为相似——由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政府掌控的“开化文明”的东海岸,自密西西比河向西的“野蛮西部”,以及自西雅图到墨西哥的分裂的西海岸组成。每一片领地都高度自给自足,他们会雇佣民兵和雇佣兵来保护自己领地的和平,然而夜之城的扩张方式还是按照它自己的路子,通过他内部别具一格的派系练习以及强大的集团们。

美国联邦政府的主要权力中心依旧还是在波士顿-华盛顿(也就是所谓的BosWash)沿线以及自纽约到迈阿密的地区,他们在这些地方的区域性统治方式差不多就是夜之城委员会统治的方式。联邦政府的分权方式还是和以前一样;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三个部门,也就是所谓的总统,国会以及最高法院三权分立——但是总统,国会以及最高法院的权力只能停留在密西西比河向东,而且总统,国会与最高法院的组成人员几乎都是来自于东海岸以及近中西部的人民之中。

克雷斯总统(President Kress)

现任的总统是伊丽莎白··克雷斯(Elizabeth Kress),一个受任于臭名昭著的第四次企业战争一年之前的,精明绝顶的,讲究实际的前军方人士。诚实,公平,对损害美国主权的势力毫不留情。克雷斯已经在美国总统的位子上坐了超过十年的时间,她已经连任四届总统,远超宪法规定的最大次数,但是她是唯一一位能够让美国在数次大战以及常年腐败后仍能保持住一个整体的人了。

夜之城

夜之城是在数次战争中受创最多的城市,而且即使在战争过去了20年之后,你仍能在这个城市的几乎方方面面看到战争留下的痕迹,这个城市曾被军用科技(Militech)的军队团团包住,而且在战争末期完全被荒坂公司(Arasaka)掌控。这个城市的每条街上都充斥着野蛮的战斗,而且在临近核弹爆炸前的几天里,这种病态的狂热反而愈发流行。从某些角度来看,核弹的爆炸的确是完全“清洗”了一片早就充斥着残垣断壁,破铜烂铁,死尸遍布的地区。最终这些东西变成了一片浓稠的红色尘雾(血色烟尘),把所有东西都染上了血红的颜色,毒害了方圆数里的空气。

战后的夜之城是一个烂摊子,但是是一个决定好重建一切的烂摊子。而且对于重建帮助最大的就是帕西菲卡联盟(Pacifica Confederation)的建立。

帕西菲卡联盟(The Pacifica Confed)

在战后,华盛顿特区,俄勒冈州,爱达荷州,北加州,以及英属哥伦比亚组成了一个叫做帕西菲卡联盟的松散的特设联盟。在血色时代中,这个联盟忙着重建了他们自己地区的基础设施,他们还建立了几个永久的美国政府基地,但是他们又没有额外管控当地的人民。

夜之城是一座危险的梦之城

联盟允许夜之城作为一个独立的“城联邦”存在。这座重建着的城市成为了整个联盟的自由贸易区,这正是为其他不想与美国其他部分交涉的国家商业贸易的入口。在血色时代中,夜之城完全就是赛博时代的卡萨布兰卡(译者注:摩洛哥著名贸易城市),而且夜之城还有戏剧性的一面,尽管它危险,混乱,几乎没有法律约束,但是它同时又充满各种各样的机会。

大脚野人在注视着你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在重建的过程中,联盟中华盛顿特区以及俄勒冈州的部分在一段时间中曾允许石化公司(Petrochem)的子公司,生化科技(Biotechnica)公司自由的在夜之城设计并释放一些实验性的动植物,此举的初衷是为了丰富夜之城蓬勃生长的生态环境。所以一定要小心点树林哦,孩子。

保持权力平衡

再怎么说,帕西菲卡联盟依旧是一个强大的商业片区(主要与亚洲的残余区域交易),同时拥有数支军事力量使用权(夜之城本地的几支公司部队和刘易斯堡-麦科德空军基地区域的部队是在并不平稳的美国政府掌控范围中少数几个能够基本保持着他们本土的和平部队)。克雷斯总统的新美国政府必须要更努力的吸引联盟成员将联盟变为同盟性质,这样他们就会和华盛顿特区合作,而华盛顿特区将会以区域自治权为交换。

联盟的成员同样也乐意和新兴的巨型企业合作,但是必须要遵守他们的严苛的制度——一种类似于”如果你敢搞砸了,尊敬的巨型企业先生,我们就会叫上我们在刘易斯堡-麦科德空军基地的朋友铲平你们”的制度。所以尽管公司在夜之城无处不在,可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行事,因为他们知道,本地政府有能力随时发动一场针对他们的企业战争。

在血色时代中,社会各层的关系还处在等待定义的时间点上,而公司们正在学习着一条没有西雅图/温哥华/维多利亚男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