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时代下的世界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10-11 23:09

美利坚边境外是一个充满变数的世界。

欧洲舞台

欧洲舞台受到了战争的严重打击,随后便将欧洲太空总署和轨道航天公司丢给了天空骑士团。

世界证券交易所和全球市场成功保证了大多数欧洲国家的经济稳定 - 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除外,所有这些国家都处在暴乱和长期的政局动荡中。在这里,国际公司仍拥有不小的权利,但是欧洲各国政府巧妙地利用了这场战争来控制欧元区的各个商业大亨。只有大不列颠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充斥着大量的难民,过时的技术储备...街上仍跟美国的一样极度危险。其他国家处在恢复模式,个别国家还在努力重建因战争而受损的金融与工业中心。

尽管新俄罗在20世纪90年代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并且在1991年对强硬派进行了大清洗),但它仍被技术落后所拖累,无法养活其饥饿的人民,尽管战争使游戏变得公平了一些。但随着该地方经济和社会改革的持续失败,强硬派再次回到舞台,幸存的冷战战士和新一代跃跃欲试寡头之间的对决正在拉开帷幕。 这些寡头类似于波澜壮阔的20世纪20年代中的超级企业; 贪婪,危险,不惜使用贿赂,谋杀和混乱等一切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目的。

中东地区

90年代的中东大乱使伊朗,利比亚,伊拉克,乍得共和国和阿联酋的大片地区成为充斥被高温熔呈玻璃状沙土的放射性区域。只有埃及,叙利亚和以色列完好无损地幸存了下来,由于他们早已毁掉了他们的国家,战争的绝大多数时间他们只是被仁慈的无视了。由于超级企业的影响力受到了削弱,新的联盟和权力集团正在努力的再次取得控制权。 随着世界石油和原材料贸易因公司冲突而中断,它们对挖掘熔毁国家的残骸产生了新的兴趣,作为应对,中东的许多国家集团开始联合起来推动改革并且抵抗侵略者。

非洲地区

这里曾经是一个由众多独裁者,民主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所组成的交战、分裂、混乱不堪的大陆。随着欧洲国家为了组建乞力马扎罗山物质投射器而与这些分散的国家进行了谈判,新非洲诞生了。自那以后,非洲国家在太空建立了稳固的立足点 - 近三分之一的太空建筑工人都是非洲人,大多数太空港设施和建筑区都在非洲土地上。 由此产生的人口演变成了一个“国家”组织名为“天空骑士团”; 一个以泛非洲人为基础的高科技天基团体,决心不再成为殖民压迫的受害者。在战争期间他们宣布独立(并且利用轨道武器武装政变),“天空骑士团”议会在血色时代中是谨慎中立的。 只要他们的主权(和空间控制)得到尊重,他们随时欢迎与各方打交道。

亚洲地区

远东和亚洲现在是各种受损国家的大杂烩。日本从荒阪公司的未遂政变中慢慢恢复。 因生化恐怖袭击失去香港而艰难止损的中国,在南海和内蒙边境两地争夺战略资源的激烈冲突使政府疲惫不堪,风雨飘摇。 朝鲜半岛,南北已经没可能再次统一,尽管朝鲜因荒阪承诺提供支持而加入战争,但如今却陷入了混乱的军阀割据。受贸易路线和油田上发生的激战所打击,东南亚大部,菲律宾和澳大利亚被孤立且受损,并且成为了强大集团们的下一个潜在猎物。

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

经过与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长期战争,中美洲成立了一个由独立国家组成的强大联盟,在合作协议下开展工作。美国被驱逐压缩到了巴拿马运河区域内(它仍然拥有绝对的军事力量优势用以对抗不断发展的游击活动)。 然而在战争期间,巴西和哥伦比亚的民族主义党派利用企业斗争来支持他们对土地和支配力的宣称 - 结果造成了旧联盟的瓦解,直到现在才开始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