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城:概览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1 00:15

名称:夜之城
建立年代:1994
人口:5百万
主要产业:科技、轻工业、贸易业、电子设备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夜之城在近代逐渐地建立起来。而在1994年以前,这个地区只是处于旧金山和洛杉矶之间的一处荒郊野地。

这处近郊地区的核心地带是曾经被称为莫罗贝的沿海小镇,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和南部交界处。小镇拥有一座巨大的避风港,以及“三指发电站”( Three Fingers power plant)(当时已经关闭)。但是由于崩溃时期的混乱,这个小镇迎来了困难时期,只能依靠南北周期贸易运输勉强过活。

P14左侧边栏
崔斯·圣帝亚戈

崔斯·圣帝亚戈是著名阿尔德卡尔多家族领袖“游民”圣帝亚戈的儿子。虽然他成长在迁徙道路上,但通过撰写一些关于“第四次企业战争”以及“血色时代”的文章和书籍,他已成为21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有名的主流媒体人。以下文件来自于特里斯12岁侄女瓦伦蒂娜的收藏,当时她正在向特里斯寻求帮助以完成大篷车学校(rolling school)布置的的家庭作业。

所以你想知道关于城市历史的更多细节,对么?你认为只是烦扰你的媒体人叔叔就能得到答案,并以此通过你的学校测试来给自己换个新赛博单车(cyberbike)?我敢肯定,兄弟,你得付出代价。作为报酬,我打算让你给我洗一个月的单车。
——崔斯·圣帝亚戈

莫罗贝大悲剧

1992年底,一伙流窜的强化人帮派突袭了这个沿海的小镇,在奥德堡的军队到达小镇并消灭入侵者之前,持续四天疯狂的烧杀抢掠几乎将其夷为平地。

奈特的赌博

在大崩溃之后,一位富有事业心的土地开发商——理查·德奈特买下了明日湾的整个小镇区域,也就是后来发展成为公司核心与城市中心的地区。由于“三指发电站”废弃后地区经济崩溃,人尽皆知的大屠杀事件以及人口严重流失的影响,奈特以低廉的价格买下了整个地区。

maksym-harahulin-construction-site-portfolio

奈特的愿望

奈特打算建设一个没有犯罪和衰败,一个崭新、安全、整洁的企业城市。通过为少数主要企业(例如石化(PetroChem)公司,掌握了城市海岸的钻探权)提供利润丰厚的税收方案,奈特得以建立起稳定的经济基础并吸收了以企业员工为主的大量人口。

一切的陨落

按照计划,科罗纳(Coronado)市应该是拥有快速交通和井井有条的安全街道的整洁、开放的社区,不幸的是,这一切脱离了奈特的原定计划。在使用自己先进的建筑技术和材料时,他拒绝了一些已有的工会和建筑公司——这其中许多是由有组织的犯罪集团控制的。在最初的建设工作的四年后,有权势的黑帮老大谋杀了奈特从而接手了“夜晚(奈特)”市的设施,并为纪念理查德奈特,重新命名了城市。

通过向同伙兜售合同,大搞毒品和敲诈勒索,并广招荒废地区的人渣进入该地区,黑帮成功将这个整洁、现代化的城市变成了硝烟四起的战场。犯罪、毒品、卖淫、随机暴力事件以及赛博恐怖主义很快代替了法律。到2005年,“夜之城”这个名字包含了恐怖而致命的新含义。

企业掌权

2009年,企业决定与这一切做个了断。通过闪电袭击,秘密佣兵小队消灭了大部分黑帮头目,建立了一个由企业控制的市议会。面对城市的混乱,新当选的议会授权公司安全部队在城市范围内行使全部权力。企业区和市中心被清理干净,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旧海港广场(原建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被拆除,新海港广场落成。

2013年的夜之城

到2013年,城市中大多数乱象都被超级企业无情地平定了。警察、消防和支援服务等基础服务都得到了重建,即使企业老板们充满了压迫感,起码也只是对街上的普通混混是这样,至少总比在去售货吉特(Vendit)的货亭躲避枪战要好。

2020年的夜之城

到2020年,夜之城是一座快速发展的城市,仍然充斥着城市暴力和街头犯罪,但企业部分的经济增长强劲。它是典型的未来赛博朋克城市——坚忍不拔、充满危险,但又拥有一种独特的城市风格和时尚感。正如担任第54广播网新闻广播员同时也是夜之城最著名的公众人物之一的贝斯伊西斯(Bes Isis)所说的那样……

“没人能离开夜之城,除非躺在裹尸袋里。”

由于其自由城的地位,夜之城是第四次企业战争参战双方园区的所在地。也许正因为如此,战争女神并不眷顾夜之城。整座城市的街头巷尾、楼宇之间都在不断地发生战斗,特别是在企业区周围,两方势力在那里都有着大量的办公楼。实际上在核爆炸将中心地带夷为平地之前,人们就已经成群结队地离开了这座城市,竭尽所能避免被无人机狙击、被坦克碾碎,或者只是被企业猎杀小队击毙。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都被损毁,人们争先恐后地逃往海伍德(Heywood)和帕斯菲卡(Pacifica)等更安全的地方。

很快,两方势力都越线了,然后就有“聪明人”引爆了炸弹。

第四次企业战争期间的夜之城(2022年)

回想一下,夜之城是一座自由城,她所在的区域是不受国家权利管理的,这实属不幸。两家公司的战斗人员都没有愚蠢到在残存美国政府或者强大的欧联掌权的地方引爆核弹。事实上,严格来说夜之城不属于美国的一部分,也许这是当时的总统克雷斯未能完全抹除荒坂势力的唯一原因。

因此,他们丢下了一枚核弹。

荒坂双子大厦有140层楼高,这使得他们成为当时最高的建筑。在大约60层的位置,两座大厦由一条空中走廊连接。由于荒坂的主数据库具体位置不明,军用科技的人认为最稳妥的行动方案是使用便携核弹(由经过精心选拔的黑色行动小组携带)将整座建筑夷为平地。军用科技的人实际上并不关心谁会因此丧命,因为在战争开始的前几个月,他们就已经计划从城市中铲除荒坂。

在荒坂大厦引爆的炸弹,其威力大概是在长岛引爆的核弹的1/4,是一种比“手提箱核弹”略大的战术性核武器。它被设计为可以彻底摧毁主数据库,以保证敌对的超级企业无法再使用它。核弹在120层(120英尺),在敬的公寓理被过早引爆,灭魂实验室也在这里。

爆炸将大厦撕裂并导致其向周围坍塌,几乎吞没了双子大厦。整个城市中心顷刻间化为废墟,导致大量该区居民当场死亡。

由于夜之城原址的海拔高度仅有16英尺,其大部分地区建立在填埋物之上。因此,在荒坂大厦爆炸的核弹引发的小规模地震融化了部分填埋物,这些填埋物随即淹没了城市。

大爆炸

从技术上讲,这是一场空爆,因其在1200英尺的高空爆炸(作为对比,“小男孩”爆炸高度约为1900英尺)。虽然由此降低了放射性以不至于造成长期影响,但爆炸周围的摩天大楼仍然受到了辐射(后来被拆除并作为填海造陆的材料填到了海湾)。受到强烈爆炸的区域里的数吨未加工的混凝土和钢材立即变成了颗粒状的碎片,像雨点一样落在整个加利福尼亚北部地区,甚至飘到了海上和更远的地方,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月。

大量灰尘像云一样盘旋在空中,将天空染成了红色,持续了将近两年。甚至在爆炸的数年后,漂浮的尘埃仍会将黎明和黄昏的天空染成渗人的深红色,生活在那段时期的人们因此受到启发而将这个时期称为“赤红时代”。

陨落之后:生存(2023-2025)

在爆炸的24小时后,夜之城恢复到了可居住水平,因为经过高度改造或者体内安装有辐射过滤装置,辐射并没有影响到大多数居民。然而,受核弹及其后效的影响,夜之城大部分的房屋都被损毁,人们被迫搬至郊区或者远离城市中心的地区。更糟的是,作为城市地基的填充物发生液化,破坏了煤气管道、输水管道以及电网。街道变成了一团扭曲的沥青,上面布满了损坏的地面汽车,而掉落的AV飞行器则散落在摩天大楼的废墟中。从技术上来讲,夜之城也许已经可以居住,但远达不到宜居的条件。即便如此,它也没有像其他城市(诸如里约热内卢和香港)那么糟糕。

在陨落期间,夜之城中心以外的大部分地区都被遗弃了。但如今,人们开始尽快向北方、南方和东方移动。社区建立了一个新的避难所,即使它是在一个不稳定的地基上勉强建立起来的。他们没有急于重建,而是在寻找食物、干净的水和住所。在充满残渣、帮派、叛逆企业战士和放射性残骸的废土之上,夜城的居民正处于求生状态(Survival Mode),而生存是夜之城居民最擅长的事情。

P15右侧边栏

“我从我父亲老圣地亚哥那里了解到这一切,他是参与到攻击大厦的人员之一。他平时不愿聊太多相关内容,但如果你把他灌醉,他偶尔会失去理智并吐露一些相关细节。那场混乱中,他失去了很多人手,并且在最后他常常会发誓,说并不是他们引爆的炸弹。”



后来,在21世纪40年代早期,由于圣地亚哥的揭露,这一切被公之于众,事件以惊人的方式发生逆转,并导致了夜城与荒坂结盟,而不是与军用科技和新美国。
——编辑

陨落之后:恢复(2030–2040)

尽管总统克雷斯很快得以了解到实际上攻击荒坂时所使用的武器是由军用科技的一只突击小队携带的,但她仍指责是夜之城袭击了荒坂公司。但战争中最大的谎言是,荒坂自己炸毁了区域内的公司中心,并否认这场袭击,以阻止军用科技占领荒坂在夜之城的办公楼。事实上,荒坂确实有此理由,因而将一个巨大的热核装置埋在大厦地底,但是军用科技便携核弹的引爆使得这个计划失败。在大厦倒塌之后,没有人知道荒坂的炸弹的确切位置,而且由于只有少数上层财阀(比如敬和他的父亲三郎)才知道这个应急计划,有关荒坂武器的信息从此成为了传说。

阴谋和谣言

很少有人知道战争中那个有着军用科技背景的突击小队及其构成。有传言称,王牌佣兵摩根·黑手(Morgan Blackhand)作为政府的秘密眼线,私下将突袭失败的消息传递给了总统伊丽莎白·克雷斯(Elizabeth Kress)。这仍只是传言,因为自从双子塔倒塌以来,没有人见过摩根·布莱克汉德或他的尸体。无论如何,克雷斯利用这一点(以及恢复伦迪(Lundee)将军的委任),获得了对军用科技的影响力,迫使军用科技就范,并将其资产收归国有,成为复苏中的美国政府的一部分。克雷斯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军事和宣传资源,把荒坂刻画成一个邪恶的超级企业,由一个疯子经营——他为了追求个人权力,肆意摧毁了一座美国城市。荒坂在美国的经营许可证被立即撤销,其成员和董事会被宣布为恐怖分子,其资产要么被查封,要么被转移到海外。

然而,尽管上演了这么多政治闹剧,克雷斯对帮助夜之城重建并没有什么兴趣。就像前几任总统在崩溃期间所做的一样,她把这座城市列为不可恢复的城市,并在新美国为幸存的难民提供避难所。这有两个原因:首先,由于美国可动用的资源已经到了边缘,接近崩溃,留给克雷斯的选择实在是少之又少。其次,这位强硬而有远见的美国总统认为,这是将不受管控的“北加利福尼亚自由州”(及其有巨大经济价值的技术基础)重新纳入政府控制的完美方式。

但是这座城市有着相当固执的脾气,夜之城奋起反抗。

夜之城……哇哦!
——佚名

“老爹说如果核弹在他们计划放置的地方引爆,地下设施的巨型防护能吸收主要的爆炸冲击,然后保住城市的其他地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我将要把一切都搞清楚。”

“夜之城确实引人入胜,但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游民。那意味着枪。枪和赛博单车,那是我们的生存原则。我们除了大篷车没有一个固定的家。我们也没有除了我们能拿走的以外任何权利。我们被警察赶出了城,我们被公路战士帮掠夺。但我们依然活了下来,因为我们有枪和车…”

大爆炸之后:重建(2040-现在)

夜之城地区约有200万人因爆炸而无家可归,要么是受到了爆炸的直接影响,要么是因为城市地基液化形成的洪水。幸存者挤满了本就拥挤的帐篷城,这些帐篷城位于北奥克兰市、威斯布鲁克、帕西菲卡、海伍德和夜之城南部等周边城市的郊区。但帐篷城并不是真正的家,显然需要尽快采取行动。

夜之城残存的政治力量向外部资源寻求帮助,向广大的边缘行者(Edgerunners)那里寻求借款和人情。阿尔德卡尔多部族的游民和他们风暴科技公司的盟友共同领导重建工作。由于芝加哥重建项目,暴风科技和阿尔德卡尔多部族在城市重建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们拥有独特的设备,利用了海运集装箱和后来由铁路与海上运来的塑形(formocrete)模块建造了大量的临时住房。

但首先,即使是存放这些基本材料,也需要先将路面清理干净。城市中部的大片企业区已经被摧毁。巨大的残骸难以挖掘,同样也难以运送到远处的垃圾填埋场,所以幸存者用推土机和临时装备的(双方弃用的)主战坦克将残骸推入海湾。在双子大厦倒塌前的无休止的战斗中,夜之城的大部分街区已经被夷为平地。如今,这些原废墟变成了拔地而起的超级建筑,老景观也得到了修复,它们再次准备直指烟雾弥漫的天空。尽管仍有黑帮、瘟疫、骚乱和其他种种问题,但重建工作仍在继续,而这些只是赤红时代的一部分。

这段重建的时期同时也巩固了夜之城与外部世界的关系。被克雷斯总统和她的“新”美国抛弃的夜之城,再也不打算把自己与摇摇欲坠、充斥着陈词滥调的政府束缚在一起。克雷斯的继任者们如果想要夺回这个独特的自由区,将会面临一场漫长而难堪的战争,如果真是这样,夜之城甚至会向荒坂寻求帮助。至于欧洲,欧洲佬可以走自己的路,只要他们不扰乱夜城自己的发展道路。就像一名赛博战士被击中、击倒,然后在包含着重金属般狂怒的尖叫中再次站起来一样,夜之城也有梦想。它梦想有一天成为地球上最大、最坏、最重要的城市。

它也是一座逐梦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