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何娱乐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12-25 16:36
  1. 电视和广播
  2. 网络节目(Network Programming)
  3. 卫星订阅服务(Sat Feeds)
  4. 媒体公司
  5. 战争随之而来
  6. 新媒体公司
  7. 摇滚歌手和偶像
  8. 独立派和媒体
  9. 数据池
  10. 脑舞体验(Braindance)

电视和广播

不再和曾经一样与血色时代的武装力量那样普遍,广播以基于群众娱乐的形式落叶归根。数量锐减的频道与电视台占据了各波段,其中大多数都是为一个城市中的观众或几百里之内城市中的少量观众们提供的订阅式服务。如果你不付账单,你就得不到解码信号所需的密码。节目主题广泛,包括运动、新闻、音乐和MV、老电影、外国表演、宗教节目和天气。此外,也有许多单人乐队的地下电台分布在战后世界之中。

网络节目(Network Programming)

在欧洲与亚洲的剧院中,大多节目仍是由政府控制的,比如大不列颠的BBC和日本的NGK TV。在第四回企业战争之前,三个私有的娱乐网站垄断了美国的媒体业,他们分别是新世纪广播(NCB)、世界广播网(WBN)和网络新闻54。它们是三个大企业的广播部门,为民众制作数据芯片、游戏、直播、视频、电影和书籍。它们的产品无聊、愚蠢,是迎合最底层大众的产物。不过随着世界网络(NET)的崩溃,站与站之间的连续网络信息传输几乎不可能进行。因此,广播与电视正面临着来自经流行媒体和数据池传播的新娱乐形式的严峻挑战。

卫星订阅服务(Sat Feeds)

现在依然有面向那些买得起(而且保得住)卫星信号接收器的人的卫星网络订阅服务,其主要内容是全世界的节目(在2020年代后期许多卫星订阅内容是战争的人员伤亡情况)。同时“地下”电视台也不少,它们在暗处运作并通过电缆和Highrider的海盗卫星传输信息。它们一直是未经企业和政府干涉的新闻与信息的主要情报来源。

除了战前年代的标准高解析度平屏电视以外,实验阶段的(而且贵,每台大概10,000,000eb)全息电视系统也仍有供应,如果你认识有门路的掮客的话。

媒体公司

在2020年代中期,大多美国媒体都是被一个或多个巨型多媒体企业掌控着的,比如无处不在的网路54或它最富攻击性的对手DNS。连新闻都会经过大企业的过滤才能播放,就像世界新闻网(WNS)通过一周7天一天24小时22个频道的新闻节目(全都是潜意识和全息头像的评论节目)主宰着各个波段一样。问题是随着21世纪慢慢过去,这些强大的媒体巨头也渐渐沦落到像公司的内部报刊或时下当权的政治党派的喉舌一般地步。因为腐败的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控制着各个频道的使用权,所以反对的声音没有机会传播,因此在早期赛博朋克年代的大多数时候,人们只能忍受无趣的真人秀、让人麻木的视频、烂电影和大公司赞助的体育节目。

战争随之而来

然后就发生了第四次企业战争和数据崩溃。因为依靠着世界网(NET)的即时通讯和巨大的电视广播信号发射器来广播节目,所以在这些事件中,媒体公司受打击是最严重的。不过随着老牌媒体的没落,传播信息与节目的新方法也随之出现并补上了漏洞。其中最成功的就是流行媒体。

流行媒体是一种由独立制作人而不是大媒体公司创造的娱乐与新闻节目。它塑造了一种集声音、数据和图像的短小并易于接受的形式,同时,它也提供了许多血色时代的节目(同时也有无数的垃圾)。大多流行媒体有5个来源:新媒体公司、摇滚乐手、偶像、独立派和媒体。

新媒体公司

在血红时代,一个新媒体公司可以像跨城公司一样大,或是小得只有几个天赋异禀的美工、技术员和制作人一起工作。

摇滚歌手和偶像

摇滚歌手通常是没有新媒体公司支持的鼓动者或表演者。他们会举办表演“秀”,这是将音乐会的长度、视觉特效音乐、个人评论、甚至还有脑舞体验组合在一起的产物。偶像与摇滚乐手差不多,不过他们的表演也融入了与2000年代的复古“真人”秀差不多的形式——几乎全是这个。

音乐带我们来到文化的心脏,让我们可以审视它的每一次跳动。
——《摇滚小子》杂志

独立派和媒体

独立派和媒体制作新闻、绯闻、视频/脑舞体验秀、调查性报道和对于时下热点的评论访谈。他们也做“脱口”秀和纪录片与信息类节目。

数据池

数据池,一个代替旧世界网(NET)连接着血色世界的城域网,使流行媒体成为可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数据池,它需要用户注册自己的帐号来登录和使用它的功能。数据池也有自己的局限之处,在这个针对世界网(NET)的猖獗攻击稀松平常的世界里,它的局域网结构不得不做成完全固定的系统,这使它失去了像以前基于卫星的世界网(NET)那样的灵活性。

因为数据池是一个开放式的数据库,所以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个人代理的搜索功能找到的新通路轻而易举地上传新的流行媒体节目。下载一个新的流行媒体内容只需轻轻一点链接——而且只要你把它下载到你的个人代理上一次,它就会一直下载那个节目或类似的内容,直到你让它停下为止。流行媒体也十分灵活而且具有病毒性;数据池提供的综合反馈让它可以追踪一个节目的播放数并采取相应行动。一个流行媒体节目可能一开始只有一个播放档位,但是随着订阅者的增加和口碑的传播,它可能最后占据了整个频宽的绝大部分。这也意味着相互竞争的节目总是争夺频宽;也就是说小机构不得不与与新老媒体公司针锋相对(而且枪炮相对)。

脑舞体验(Braindance)

脑舞体验是一个催生义肢革命的神经接口技术的衍生物,它被许多人认为是最纯粹的娱乐。一个脑舞体验盒包括一个记忆芯片回放单元和一个可以插入交互接口或变成头戴模拟感觉输入器的线缆。它可以播放含有记录下来的体验的芯片——不仅仅是视觉和听觉,还有完整的感情和触觉信息。脑舞芯片让你与表演者共感。就像大多数高科技一样,脑舞体验也是一个双刃剑;它被用于安抚罪犯的次数几乎和它为普罗大众提供娱乐的次数差不多。在2010年代,脑舞技术就好像是在娱乐方面的飞跃进步。然而,精神成瘾性和制作高质量脑舞芯片昂贵的价格削弱了这个娱乐形式的风靡。在血色时代,对于大多数人,脑舞体验是偶尔享受的奢侈品,而对于少数瘾君子,它是一种危险的精神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