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见见你的邻居们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19 01:33

在你向你的玩家们解释清楚他们现在在这栋公寓里面住的情况之后,让你的玩家们进行自我介绍。问问他们在人生之路上都遇到了些什么。他们在谈恋爱吗?他们的父母还健在吗?他们有需要照顾的小兄弟小姐妹吗?请记住,作为一个主持人,你要知道这些在角色的人生之路部分出现的npc可以让玩家更有代入感。你的玩家们控制着他们的角色,而你他妈可以控制差不多剩下的一切,包括玩家扮演的人物的亲戚朋友。如果合适的话,请放心大胆地将接下来提到的一些其他住户变成玩家角色的亲戚朋友。或许,他们和玩家们的角色住在一起,或者住在隔壁,这由你决定。如果有玩家真的不想和这些亲戚朋友住一块的话,那就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把这些人一脚踹到街上,公寓之外可是个残酷的世界。

当所有人都介绍完自己的角色并且分享了自己人物卡上的人生之路部分的内容之后,就到了向玩家们解释周围的世界的时候了,就从他们的邻居开始。夜城的这片区域吸引着在这个黑暗的未来世界当中走投无路的人。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他们能够付得起房租的离战区最远的地方,要是他们离战区再近一点的话就会被生吞活剥。对另一些人来说,他们更喜欢住的离犯罪活动更近一点,因为这能让他们更方便的找到工作。我们建议在下面这些丰富多彩的人物中挑选至少三个作为和玩家的角色同住在一栋房子里的人:

吉娜·塞佩达

吉娜早在玩家的角色们搬进这栋公寓之前就在这栋公寓里一个人住了。她非常喜欢动物。她的房间中时常传出鸟叫声和明显是动物发出的学舌声。当有人问起她的三只宠物(摩鹿加凤头鹦鹉瑞克,亚达伯拉象龟帕德斯和高冠变色龙斯波奇)哪一只最喜欢的时候,她总是拒绝回答,因为她拒绝用“宠物”这个词来描述它们。照她说,这三个是她的室友。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三只动物都是自然出生的,不像这个黑暗的未来世界当中大部分的动物那样是biotechnica公司生产的。吉娜不愿意谈论她是从哪里得到这些动物的,但是她有时候会提到这些动物是她“营救”的。如果她不信任你,就不会让你接近这些动物一步。吉娜曾经是一个“自然至上”团体的成员,在这个团体里她用“直接行动”对抗企业,直到她的名声和面容被人熟知到她不得不藏起来。Biotechnica公司很愿意抓回它们作为动物克隆的蓝本,也愿意为能够帮他们逮捕吉娜的关键信息付一大笔钱。吉娜总是备着一把上好弹的霰弹枪,为的就是迎接企业来抓她的那一天的来临。请使用预制的游民人物卡的数据作为吉娜的数据。

瑞克·罗宾逊

瑞克是这栋公寓里面的另一个长期住户之一。看上去所有人都认识他,还有他的音乐和之前所在的乐队,每天早上公寓的第四层都会响起瑞克的音乐,从零碎的音乐片段开始,然后逐渐变成实验性的旋律。尽管他通常从演奏小号开始,但是他在下午之前会在不同的乐器之间换来换去,同时也录下这些音乐。在午餐时间左右,他会将这些片段混合在一起,然后加上吉他和鼓的片段。他不会在被人要求停下的时候停止演奏,但是已经很长时间没人要求他停下来了。在瑞克更年轻的时候,他是一支叫“夜之子”的乐队的成员,这个乐队出名的速度和他们最后散伙的速度一样快。现在,瑞克已经算是半退役的乐手了,他一般在战区附近的酒吧里面单独演奏,伴奏的就是他自己用其他乐器演奏的片段的录音。他和吉娜是朋友,经常一起吃饭。不过,吉娜的那只鹦鹉叫瑞克倒只是个巧合。瑞克和这只鹦鹉关系不错;当他去拜访吉娜的时候,这只鹦鹉总是会欢迎他:“你好,瑞克!呜哇(鹦鹉叫)你好,瑞克!”。请使用预制的摇滚小子人物卡的数据作为瑞克的数据。

安德森一家

由25岁的女家长莫莉-安德森带领的安德森“一家”曾经在战区的街头讨生活,直到他们攒够了钱才搬来这里。他们总共五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面,这些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的成员分别是:高个的朱迪·安德森,矮个的马略·安德森,双胞胎马尔科和安迪。莫莉把这些人称为“家人”。但是,从外来者的角度看,安德森“一家”很明显就是个帮派,而他们手背关节上一模一样的A-N-D-E-R-S-O-N纹身让这一点更加的明显。由于他们曾经在战区同甘共苦,所以安德森一家现在是一支由莫莉指挥的团结而忠诚的劲旅。然而,他们都宣称自己从未杀过那些他们可以选择不杀的人。现在,安德森一家所作的犯罪和暴力行为少多了,至少相比过去少多了,作为一条规矩,他们从不打这栋公寓里面住户的财产的主意。最近,莫莉成了当地掮客雷克斯“保护”的人,这样安德森一家的犯罪行为就会被本地的犯罪势力承认。请使用预制的掮客人物卡的数据作为莫莉的数据,剩下的四个则使用“街头混混”的数据。

卡佛医生

乔治·卡佛医生是最近才搬来这栋公寓的,目的是减少他去创伤小队值夜班时的通勤时间。同时,和“行动”住的更近还意味着他可以赚一些外快——作为一个无照医生,给人安装各种不合法的赛博装备,这一行俗称义体医生。乔治不是一个懂病理学的医生,事实上他更懂机械相关的事情,因此他的病人们往往机械多于肉体。就在他搬进来之后不久,他就把隔壁也租了下来,把那间房子改装成了无菌室。他白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因为他晚上的时候要在一种压力很大的环境下工作,需要清醒点。为了防止被枪声、瑞克的吉他声和鹦鹉的叫声打搅。他把他的房间里铺上了隔音的泡沫,这可以让他的睡眠好很多。与此同时,这些吸隔音泡沫还能防止他病人的尖叫声响彻整栋房子。而这会让其他的住户睡得更好。这就叫“双赢”。卡佛医生很乐意通过帮角色维修赛博装备来抵他的房租。请使用预制的技工人物卡的数据作为卡佛的数据。

格兰特·荣格

格兰特·荣格是一个主要为当地的掮客雷克斯工作的佣兵。从专业的角度来讲,应该叫他的代号“皇家”。格兰特不用付房租,因为给他一间屋子住是给那个能让爆改帮们滚远一点的雷克斯交的保护费的一部分。雷克斯也让周围的人都知道了“皇家”住在这里的消息,光这一点就很有威慑力了。不过嘛,虽然他名声如此,但他不是一个坏邻居。当他不给雷克斯干活的时候,格兰特喜欢玩牌来解压。每个月他都组织大家在屋顶来一次扑克聚会。赌注仅仅是小酒瓶。没人作弊。安德森一家里面比较年轻的那几位在其中一名成员不得不去找卡佛医生之后很快就学会了不要在格兰特面前“开玩笑”。当然,那件事之后格兰特还给他们道了歉。格兰特不喜欢有人站在他背后,他不论进什么屋子都会警觉而快速的扫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就算在放松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脱下盔甲,除了在他那扇加固过的房门后的时候。他不会和任何他觉得不会理解这件事的人谈论这件事。请使用预制的佣兵人物卡的数据作为格兰特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