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时代中的美国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06-08 23:09

往日不再

第四次企业战争结束后,好几个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州脱离了美国联邦政府的控制,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欧洲和远东的局势也好不到哪儿去。战争期间,美军组建了一种叫做联合作战集团(COGs)的部队,每个集团都是一支由海军,空军,装甲部队以及步兵组成的特别行动部队,他们会被派去战况吃紧的地区;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消灭对波士顿-华盛顿(BosWash)沿线有威胁的目标以及保卫联邦政府的利益。然而,在第四次企业战争之后,一些联合作战小组(COGs)不再听从美国政府的指挥,变成了只听从指挥官命令的私人雇佣兵,服务于指挥官的“迷你王国”。而有的甚至沦为悍匪,干起了抢劫的勾当。

  1. 三分天下
    1. 克雷斯总统(President Kress)
  2. 夜之城
    1. 帕西菲卡联盟(The Pacifica Confed)
    2. 夜之城是一座危机四伏的逐梦之城
    3. 小心,大脚怪出没!
    4. 维持权力平衡

三分天下

从很多方面来说,如今的美国都与十九世纪的美国极为相似——由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政府掌控的“开化文明”的东海岸,自密西西比河向西的“荒野西部”,以及各大势力割据的自西雅图到墨西哥的的西海岸组成。每一片领地都高度自治,他们会组建民兵、招募雇佣兵来保卫自己的领地,而夜城的扩张是由它自己的系统所推动的,这个系统由互相勾结的地方派系和权力集团所组成。

美国联邦政府的主要权力中心依旧在纽约、迈阿密一带的波士顿-华盛顿一线(也就是所谓的BosWash),他们对这些地方的掌控程度很高,和夜之城议会差不多。联邦政府的分权方式还是和以前一样: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三权,分属三个部门,也就是所谓的白宫、国会以及最高法院三权分立——但是白宫、国会以及最高法院的权力影响力只能停留在密西西比河东岸,而且白宫、国会与最高法院的领导和行政人员几乎都来自于东海岸以及近中西部。

克雷斯总统(President Kress)

现任总统是伊丽莎白·克雷斯(Elizabeth·Kress),一个精明绝顶,信奉实用主义的前军方人士。她诚实,公平,对损害美国主权的势力毫不留情。克雷斯在那场流毒无穷的第四次企业战争前一年走马上任,在美国总统的位子上坐了十几年,她目前已经连任四届总统,远超宪法规定的最大次数,但对于经历了数次大战且腐败成风的美国来说,她是唯一一位还能让美国不再分裂的人了。

夜之城

在第四次企业战争中,夜之城遭到了极大程度的破坏,即使在战争结束20年之后,这场战争给这座城市留下的伤痕依旧随处可见。这个城市曾被军用科技(Militech)的军队团团包围,也曾在战争末期被荒坂公司(Arasaka)完全掌控,每条街上都曾经充斥着野蛮的战斗。而在核弹爆炸几天前,这种病态的狂热几乎达到了顶点。从某些角度来看,这一发核弹其实是给这片早就充斥着残垣断壁、破铜烂铁、残尸败蜕的地区来了一次“大清扫”。最终,这些东西变成了一片充斥着方圆数里的浓密的红色烟霾(血色),把一切都染上了血红的颜色。

战后的夜之城是一个烂摊子,但也是一张可以由重建者肆意绘画的白纸。而在重建过程中,起到最大作用的就是刚刚成立的帕西菲卡联盟(Pacifica Confederation)。

帕西菲卡联盟(The Pacifica Confed)

在战后,华盛顿州,俄勒冈州,爱达荷州,北加州,以及英属哥伦比亚组成了一个叫做帕西菲卡联盟的松散临时联盟。在血色时代,这个联盟忙于重建联盟成员地区的基础设施,甚至还建造了几个租借给美国政府的永久军事基地,但他们并没有对当地的居民进行严格管控

夜之城是一座危机四伏的逐梦之城

联盟允许夜之城作为一个独立的“城邦”存在。这座重建中的城市变成了整个联盟的自由贸易区,这正是为其他不想与美国其他部分交涉的国家准备的贸易入口。在血色时代,夜之城常常会让人想起二战时期的卡萨布兰卡(译者注:摩洛哥著名贸易城市),只不过这个是赛博版本的。而夜之城也确实和那个《卡萨布兰卡》中的城市一样,“危机四伏,律法崩坏,但却蕴含着无穷的际遇。”

小心,大脚怪出没!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在重建的过程中,联盟中华盛顿特区以及俄勒冈州的部分在一段时间中曾允许石化公司(Petrochem)的子公司——生化科技(Biotechnica)公司自由地在夜之城设计并投放一些实验性的动植物,此举的初衷是重现夜之城曾经生机蓬勃的生态环境。所以路过树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小子。

维持权力平衡

大体上来说,帕西菲卡联盟是一个经济实力强大的联盟(主要与亚洲的残余区域交易),而且拥有数支军事力量使用权(驻扎在布雷默顿海军基地和刘易斯堡-麦科德联合基地区域的混合行动小组一般都会支持理智而稳定的当地掌权者而不是不稳定的美国中央政府)。克雷斯总统的新美国政府必须要更努力的吸引联盟成员将联盟变为同盟性质,这样他们就会和华盛顿特区合作,而华盛顿特区将会以区域自治权为交换。

联盟的成员同样也乐意和新兴的巨型企业合作,但是必须要遵守他们的严苛的制度——一种类似于”如果你敢搞砸了,尊敬的巨型企业先生,我们就会叫上我们在刘易斯堡-麦科德联合基地的朋友铲平你们”的制度。所以尽管公司在夜之城无处不在,可他们还是小心翼翼地行事。因为他们知道,本地政府有能力随时发动一场针对他们的企业战争。

在血色时代,这种关系还在探索中,而公司们也在碰壁中认识到西雅图、温哥华、维多利亚的小伙子们也不是等闲之辈。在血色时代,在帕西菲卡联盟的统治下,所有人都如履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