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行者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3 22:08

你测试好了最后的连接,确保手腕上的插头足够牢固。你猛地掰下“开始”的开关,一瞬间,灰白的静电充斥着你的头脑,“上线”两个大字跃然于眼前。紧接着,伴随着令人作呕的失重感,你冲进了一个由不断变幻的霓虹图形和旋转飞驰的网格构成的迷宫之中。

你身处网络之中。

网络是由地球上的电脑和手机一起组成的庞大的通信数据网。它含括了无线电、电话和便携式手机的连接,通过微波发射器将信息传输到轨道或之上。在20世纪晚期,想要连接上网络,一台电脑终端必不可缺,只有使用一种叫调制解调器的设备才能收发数据。但在2020的世界里,只要用你自己的大脑、交互接口,还有那些能将电脑数据转化成切身感觉的复杂的交互程序,你就可以直接进入网络。

网络行者

网络行者们是逍遥法外的计算机狂热者,是20世纪末期黑客的升级版。他们在赛博朋克世界复杂而又严苛的网络犯罪法律的两侧行动。这些努力的电脑牛仔们靠着双手谋生,他们需要对抗巨大的数据堡垒和那些保卫它们的危险的反入侵程序——一场人类与机器的究极挑战。

有些人做这行是为了名声,或者是因为网络就在那里(译注:原文‘because it’s there’,是英国登山队员马洛里被问及为什么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的回答),不过大多数人则是为了钱。连接着网络的每一台电脑内部都藏着信息。有些信息是琐碎无用的,比如菜谱或是笔记;但是大多数信息都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 新的商业计划、内部股市消息、机密蓝图、勒索信息、刚上市的热销程序和软件、能汇入自己银行账下的一大笔钱、可乐的经典配方。就算你找到的东西对自己用处不大,你也可以将它售卖到掮客手中,他们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下家。

游走于网络的另外一个理由是为其他的赛博朋克小组提供支援。如果你需要将某人送入安保严密的军事基地,基地的电脑中可能就存有平面图。一旦你进入了网络,你就可以运用这台计算机凌驾于安保系统之上,打开由电脑控制的门,甚至通过计算机操纵的监控摄像头和观测设备进行窃听。大多数执行重大任务的佣兵小组的在编成员中都有至少一位网络行者,收集与机密区域和行动阻碍有关的情报。企业也会雇佣网络行者来保护自己的计算机系统,或是为公司进行一些间谍活动。

21世纪关于计算机犯罪的法律十分严格。大部分的政府机构可以不受限制地采用任何手段抹除侵入者,大多数的企业也同样态度强硬(除了对自家豢养的网络行者)。即使入侵者没有使用高度违法的程序,法律也允许企业的当权者定位并立刻逮捕他们。等待着这些计算机重罪犯的,可远不止是漫长刑期和精神抹除。

但你并不打算被逮着,对吧?

网络地理学

基本来说,网络是一块广阔的“潜在空间”,由连接在一起的电话通讯线和光纤控制电缆构成。管理着网络现实的井原-格拉布变换算法将网络空间编织成一个具有网格和起伏地形的“线构框架”。线路电阻高的地区(老旧线路、传输混乱的地带)用“高山”来代表,而那些线路电阻低的区域则是平原或是峡谷。个体的电脑系统则显示为形象(校注:原文ICON,设定中是一术语,见后文),或是由上百万比特的色彩和光线组成的建构物,就像视频图像或半色调照片,只能通过对各个区域的详细检查来区分辨别。为了简化网络空间中的导航,网络的实际通讯线路被表示为无限延伸的蓝白网格。当需要定位一条独立的线路时,网络行者的赛博面板中的程序会定位该线路或接入点,并用亮红色信标灯来标记它们。

井原-格拉布变换算法也会考虑到现实中系统的相对位置关系和它们所对应的网络空间的联系。打个比方,一个摩天大楼里的计算机系统在网络空间中就会显示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形象。如果是一个被深埋在地下的系统,它则会处于网络空间的平原上,它的深度与它在外部空间(现实世界)的深度有着直接的关联。这两个系统在网络空间的个体子网格中的位置都与它们的真实位置相似。移动中的系统在子网格的运动轨迹则与其在现实中的运动轨迹平行。

任何一台能够开机连上网络的电脑都是网络在这一宇宙中的延伸。众所周知,网络是潜力无限的——只要你能将一台电脑连上通信网,你就自动创建了基于这台电脑的网络新区域。这样,随着越来越多的电脑接通彼此并登上网络,网络空间中新的区域在不断地被创造出来。

理论上,你可以将无线电/网络链接放到一个长距航天探测器上使得网络延展到遥远深空之中。但你得花很多很多很多时间才能真正到达网络空间中的那地儿,所以要是你想借此办什么事情,那基本是不可能了。井原和格拉布提出过一个理论猜想,即一种能力无穷并对地球的计算机技术十分了解的外星智慧可能会跨越星际连接上我们的网络。或许实际上它什么也干不了;最好的方法是朝着轨道卫星发射信号连接,从它的端口下载一份外星AI的备份,这样外星访客就可以在网络中漫游了。

一些网络行者声称这事已经发生了。


翻译来自赛博朋克相关翻译组(翻译:楣前、兰鹿、小于零、望着森林的猫,校对:Therap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