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企业2020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7 01:32

企业生活

和往常一样,在21世纪初这也是个大事

2020年的现代企业很像20世纪后期的公司,只不过规模更大,更加彻底地自治。他们几乎就是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城市、工厂和军队。大多数公司在2020年都是跨国公司;也就是说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机构和业务。这些分支机构可能像研究设施或销售办公室一样小,又或者像大型制造设施和安全中心那样大。

公司分为两种类型:公众的和私人的(译者注:参考上市公司和有限公司的区别)。公众公司可以并确实向公众出售股票。股票会在世界证券交易所的任何一个办事处出售,任何有足够资金的人都可以购买。私人控股公司更则像是家族企业。所有的股票(以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通常是合伙人、亲戚,或者一个非常强大的个人(霍华德休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多数公司都是制造商,他们生产某种商品以在公开市场上出售。石油、钢铁、汽车、飞机、武器、计算机、赛博组件、生物技术,这些都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数以百万计的企业日常运营中的一小部分。许多公司在市场上有几种商品——它们可以控制欧洲的化工厂、日本的计算机工厂以及美国的炼钢业务。

媒体公司

有一种值得特别关注的公司是媒体公司,这些大型联合企业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的一种潮流中崛起的,在这种潮流下,某些公司收购了电视网络、电影公司、唱片公司、广播电台、图书、杂志,甚至是漫画出版商;他们有效地将媒体集中在少数人的控制之下。

娱乐已经变得普通而乏味。随着上百种杂志都是由同一家公司生产的,纸媒的内容基本一致。不同意见和独立作品通常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媒体炒作之下,或者更糟的话,会被主流媒体的恶意竞争行为所吞并或摧毁。更恶劣的是他们对新闻和信息的影响。政治候选人们已经意识到了只要与正确的媒体公司高管建立正确的联系,就可以让自己赢得选举——这离媒体公司真正选择、包装和“推销”他
们自己的候选人只有一步之遥。虽然还没有哪个大型政府被媒体直接控制,但大多数社会分析人士怀疑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农业公司

在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家庭农场的时代结束了。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食货物生产国。再加上对可以用于制造酒精燃料和有机塑料的谷物和大宗农作物日益增长的需求,农业综合企业成为了后危机时代美国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农业公司现如今控制着(直接或间接地)美国近65%的农田;养活大约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并向近三分之二的人口提供有机燃料和塑料。随着技术界经历了从不断减少的石油资源向更先进的甲醇、乙醇和元醇的转变,许多主要的石油生产公司购买了农业用地,并将他们的炼油厂转型为生产有机燃料。因此,一份现代大型农业公司的名单就好像是一份能源公司的名单一样。

“很多无知群众都认为成为一家企业人意味着出卖灵魂——你要去舔厄夫·格伦瓦尔德的鞋底来换取一张安全的办公桌和一台电脑终端。但你真的可以在企业的竞技场里做点好事,为企业工作你就会得到更多的权力。”

“不是所有企业都是坏人。以我自身来说,去年我们买下了23000英亩的亚马逊雨林并且把它放在一边作为一个生态保护区。有些人会说我们是出于自私的理由才这么做;我们制造生物科技动物,并且通过购买那片地区来霸占更多的自然。”

“但我看到的是另一方面。有23000英亩的雨林面遭砍伐和被做成家具。几十种濒危物种不是在基因库而是在别的地方继续存在下去...”
——莱尔·哈里森员工生物学家生物系统有限公司

公司的权力斗争

现代公司通常是一个由庞大的等级制度所构成的组织结构,在高层有一名总裁和一个董事会,在底层则是大量的工人。在两者中间,是一家企业行政部门的王国,一个苦苦挣扎的中产阶级,其中的成员通常都有一个简单的目标,那就是竭尽所能地攫取权力和特权。一般的企业人开始时是初级主管,指挥一个特定的项目或一群人。在下一阶段中,他成为了一名经理,控制着一个特定的部门或生产区域。而内斗也基本从这里开始。只有非常成功的经理才会被提升到助理副总裁的位置,在那里他们控制一整个工厂或其他的项目。反过来,他们也被副总裁们所控制,副总裁则控制着公司的整个部门。接近最顶端的是执行副总裁,他有效地管理着公司。他的老板是总裁,他只向董事会(主要股东)和董事会主席负责。

从理论上讲,企业的发展是基于功绩的。但在现实中,企业世界中充斥着裙带关系、暗中交易、马屁奉承、作弊、谎言和偷取功劳。勒索、绑架和阴谋是家常便饭。

在整家企业权力代理网络中,最令人不安的因素之一是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参与。在90年代早期,新成立的超级企业的出现,象征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就业环境,强大的黑手党家族和其他犯罪集团开始提供他们自己作为保镖、杀手和公司安保的服务。这种模式过去是在日本的财阀(企业家族)中建立起来的,他们经常雇佣忍者(刺客)和暴力团(黑帮)家族来进行秘密行动,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人十分忠诚——至少对那些付钱最多的金主来说是这样。在其他更不幸的案例中,“杀手”直接控制公司本身,导致了一家公司间明争暗斗的新时代,内斗甚至都已经不需要伪装成合法行为了。

雇佣合同

在大企业的野蛮世界里,一个高管为了寻找新的机遇从一家公司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很正常的。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大多数公司要求员工签署雇佣合同,明确规定他们必须在公司工作多久才能辞职。对于一个低级别的主管来说,合同可能会持续一年,而对于一个关键性的研究人员或公司总裁来说,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对违反劳动合同的处罚极其严厉,后果包括从工资、诉讼到执照的丢失(律师或医生的)。众所周知,企业也会使用破坏软件和致命的陷阱来确保忠诚。勒索也是常见的。暗杀和绑架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使得公司的“猎头”(雇佣另一家公司的员工供你自己的公司使用)活动变成了一场致命的猫鼠游戏。大多数公司都有由自己的独行特工组成“挖人团队”,他们像克格勃或中央情报局一样,将关键人员从一边挖到另一边。猎头工作可能特别危险,因为大多数公司会使用一切手段来阻止竞争对手的“挖人团队”。

企业与政府

自96年的经济崩溃(译者注:背景里的一次大的经济危机)以来,世界各国政府一直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他们不得不让跨国公司为所欲为。现代跨国公司对污染控制、产品安全和最低工资规定只是口头敷衍,他们通常在暗地里与当地政府就此达成交易。有时,公司只需简单地贿赂“正确的位置”或者对当地独裁者进行军事支持。而在更复杂的美国,企业行事谨慎,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非法行为,并确保在更显眼的业务中照规矩行事。在地方层面上,这就是一个简单的钱权交易.今天买通法官,警察局长,明天则是参议员,国会议员。

企业霸权的一个主要例外是在苏联。尽管对获取西方技术很感兴趣,但苏联成功地阻止了大多数公司在其境内获得任何政治立足点。

现在,大多数公司的办公室都拥有相当于国家大使馆的地位,员工携带公司颁发的国际护照和身份证(到目前为止,公司配发的身份文件比任何国家政府所能提供的任何文件都要好)。自1997年不幸Yasubisu事件后(总部位于东京的荒坂集团的安保人员杀死了24名试图突袭荒坂巴黎办事处的法国警察,这些警察是为了逮捕一名被控强奸的企业高管),大多数公司国外办事处都会让犯了事的员工回到公司的总部。然后,公司的谈判人员会安排将重罪犯引渡回犯罪发生地所在的国家。

世界证券交易所

现代公司依靠它的股票。股票本质上是公司资产的“份额”,可以像大富翁里的产权证一样交易和出售。公司向外界出售股票以换取现金,然后公司就可以用它来为其行动提供资金。作为股东,你是在赌你持有的股票(占公司总市值的百分比)将随着公司资产的增值而增加。举个例子,如果在1975年,赛博计算机公司的价值是100美元,你拥有20%的股份,你的股票价值20美元。8年后,当赛博计算机公司价值200万美元时,同样的20%现在价值40万美元!另一方面,如果公司破产,那支股票就一文不值。

你拥有的股票越多,你对资产和公司活动的控制就越多。导致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你持有的每一份股份相当于对公司所做的事情的投票。按照通常规则来说,如果你拥有公司一半以上的股份,你就拥有多数投票。这种投票可以用来解雇或选择公司的领导,直接参与公司决策,甚至可以迫使公司与另一家公司合并。

公司股票持有的基本形式与20世纪早期的股票交易所(人们去购买、出售或交易公司股票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改变的是操作的规模。20世纪90年代末,伦敦、东京、纽约和其他主要城市的股票交易所合并成一个巨大的世界证券交易所。这建立了一个通用的汇率(以欧元之名为人所知)并在世界范围内对各种各样的交易加上了一套贸易系统。

虽然世界各地都有股票经纪公司,但主要的交易所办公室位于伦敦、巴黎、苏黎世、东京、纽约、开罗、罗马和旧金山。然而,随着网络的建立——覆盖整个地球的巨大的通讯网络——购买、出售和交易股票的能力已经被扩展到几乎所有人。投资者现在可以使用他们的手机在任何时间或任何地点,甚至是在最偏远的丛林中与他们的经纪人联系。在“市场”上赚大钱的生意从来没有像如今这么普遍过。而市场也从未像今日这样,在个人获取不可思议的大量财富与全球性的经济灾难中维持着危险的平衡。

企业间谍活动和秘密活动

在21世纪初,几乎所有的公司都雇佣了至少一支受过高度训练的秘密特工队伍,专门从事间谍、反间谍、破坏和反恐活动。在极个别情况下,对其他企业,甚至是自己企业内部采取诸如暗杀和恐怖袭击之类的行动都是有可能的。

这当然不是一种全新的现象。许多年来,强大的日本工业联合公司,或者说财阀,在他们的许多秘密行动中都雇佣了忍者家族。这种联系可以追溯至很久以前,当时许多家族就已经开始为财阀领导人的祖先服务。少数不需要低调而需要打手的秘密行动,则通常被委托给各种各样的日本黑帮,他们中的许多人与公司本身都或多或少有着利益关系。随着西方企业开始学习各种极具“日本特色”的办事风
格——培养或雇佣一支属于自己的“忍者”小队。这种历史源头很有可能就是让职业杀手和间谍在街头有了忍者、武士、浪人和无赖等外号的一个主要原因。

公司的秘密行动部门通常由武器专家、计算机技术人员和各种“杀手”组成。几乎所有的秘密部队都被最好的技术强化过。秘密行动部队经常搜索死区和大的群落,来招募有前途的年轻罪犯成为新兵,向他们承诺高收入,最好的赛博改造以及充满诱惑和冒险的生活。

企业战争

尽管企业竞争的大部分方面仍停留在经济层面上,但也有一些例子表明,它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战争领域”。虽然不同于国家之间的宣战,但它们却拥有现代战争应有的元素,导弹、装甲车、喷气式飞机和经过赛博强化的地面部队都被投入进“战争”里。

从本质上讲,一场企业战争一定是不为人知的——很少有国家愿意允许两家公司在他们的土地上“决斗”。早些时候,大多数公司雇佣了真正的恐怖组织来攻击对方。随着这些恐怖组织变得越来越不可靠以后,这些公司开始真正建立了伪装成恐怖分子的战斗部队。许多恐怖组织,如臭名昭著的红旗军和新雅利安之子,他们实际上都是全副武装的企业打击部队,他们看似随意的攻击对手的办公室和据点,而这是更大的秘密作战行动的一部分。

企业战争的持续时间不会超过他所必要的时间,见好就收。否则战斗活动一旦变得明显,政府干预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了。虽然没有哪支公司的军队能够直接挑战一个主要的政府,但已经有报道说,一些较小的国家的军事力量已经逊于一些企业的部队。

企业城市

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社会发生了骚动和剧变,席卷了美国的中心城市,只留下了被烧毁的公寓、废弃的工厂和濒临倒闭的企业。大多数大公司很快就将业务转移到更加安全的郊区商业园区和商业中心去了。

但随着房地产价格开始上涨,郊区变得越来越拥挤,大公司开始重新考虑他们的策略。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企业与市政府合作开始进行市中心的重建工作。这些公司为新建筑、购物中心和示范社区提供资金,而政府则提供税收优惠、廉价土地和警方保护。到1989年,包括纽约、旧金山、巴尔的摩和波士顿在内的许多美国城市中心地区都经历了这种“中产阶级化”的过程。

这些重建工作使得城市死亡区的“不受欢迎者”开始迁移,并成为主要的人力资源。穷人、毒贩、皮条客、帮派和流浪汉都被赶出了市中心,形成的地区一边是城市外围的富裕郊区而另一边是现在的模范市中心。这种“甜甜圈”效应对社区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把死区居民推到这两个地区之间,这条线两边的犯罪率开始飙升。街头帮派经常穿梭于中产阶级的郊区和模范内城之间,以猎杀新的受害者。到80年代中期,企业经常雇佣警卫巡逻队以补充已经超负荷的原有城市执法机构。这些公司警卫都有不错的报酬,并且可以使用最好的设备。在整个美国,警察体系开始崩溃。许多城市直接雇佣了企业,授权他们,将城市执法权移交给他们。

这些企业相当适合这项任务。这些企业的冷酷无情的安保队配装了最好的武器和装甲。当逮捕到“犯罪份子”时,他们充分利用了法律才能和巨大的影响力,以确保“嫌疑人”收到最严苛的惩罚。在没有逮捕的权力的情况,他们往往会采取最严厉的方案去保证这个区域的安全。整个犯罪团伙在一夜之间就被重型武器部队和装甲车辆摧毁。尸体会被草草地送到垃圾填埋场,而司法人员会悄悄地安排把这件事掩盖过去。

21世纪,公司通常控制着内城和公司在城市之外的大部分郊区开发项目。为了方便他们的员工,许多大公司已经在模范城市和受保护的郊区之间建设轻轨和地下交通系统。这些铁路由公司警卫巡逻,装备了摄像机和最先进的传感器监控,这些铁路总是干净、安静、以及没有丝毫的犯罪行为。

公司的郊区

到1990年,一套二居室的房子价平均价格为200,000美元;大多数家庭都难以承受这一价格。为了争夺技术熟练的员工,这些企业意识到,如果你的附加福利里包括一套可以负担的起的房子,很多潜在的员工就会优先考虑你的公司。很快,各大企业在美国建造或购买大量的住房,然后以很低的价格卖给公司成员。

在1995年的时候,这种福利方式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在具有历史意义的腾尼公司对戴维斯案件中,最高法院裁定,企业不能基于种族、信仰或肤色而限制员工购卖内部房,并有权向其员工提供住房优惠。其结果是,大多数的企业社区都是由中上阶层的高管和他们
的家庭组成的。虽然由不同的种族、宗教和国籍的人组成,但所有的企业社区都有一个共同的起源——企业本身。


翻译来自赛博朋克相关翻译组(翻译:林源boy、sylar、ricic,校对:莫林努斯)

企业简介 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