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背景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8-17 13:15

21世纪的警察组织和20世纪差不多很像,都有重案组、刑事组以及普通的偷窃组、交警小队等等,每个小组大概有5名男性负责。如果说在赛博朋克未来多了什么新东西,那就是赛博精神病小队Cyberpsycho Squad(也被称为赛博病人分队Psycho Squad),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处理那些被赛博改造科技影响导致脑子不正常了的精神病罪犯。尽管普通的战斗警员日常生活已经足够火爆,他们会开着装甲车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穿着防弹盔甲夹克和头盔,还有添加了贝雷塔武器拓展的改装手臂,但是在赛博精神病小队服役的警员可都配备上了直升机、AV-4突击飞机、加特林、突击冲锋装备和蜂刺导弹发射器。

市警可以巡逻城市中的所有区域。企业雇佣的警员代理则只能在企业设施附近巡逻。而在大量企业办公写字楼排排并列的地方,企业代理警员完全可以将整个市区都变成自己的巡逻负责范围。企业代理警员的武器和装甲往往都是最顶尖的,并且有组织完整的创伤医疗处理团队后援。但是这些企业代理警员不可信任,他们行事比你见过的一般坏警察更恶毒,一部分人还有虐待狂倾向,遇到什么情况他们总是第一时间开枪,毕竟驱使他们的不是法律的正义,他们知道企业会摆平他们留下的所有烂摊子。

统一的公民司法法典

20世纪90年代,飙升的犯罪率证明了现有的法律体系正在崩溃。在1996年的律师大肃清之后(愤怒的公民以私刑处死了很多刑事案件辩护律师),政府宣布整个美国开始戒严,这整整持续了三年。在这段时间里,当地的军事法庭开始执掌司法正义。令人惊奇的是,这的确起了不少作用,对抢劫行为判以死刑居然让原本混乱的社区产生了稳定的环境改善开端。

在此期间,“军事司法法典”是美国流行的主要法律规则。在1999年终止戒严之前,严厉的犯罪惩罚标准在国家各地非常适用,终止戒严后,政府制定了同意的民事司法法典。现在司法法典又政府文职部门进行管理,该法律规则是2020年美国所有刑事诉讼程序中的标准指南。

辩诉和谈(承认犯下一些较轻的罪名,以加快审判进程)已被取消,缓刑处理基本上是闻所未闻的。死刑是所有谋杀案件的判处标准,有三个月的上诉期限,在此期间可以提交新的证据来重新判理。大多数重罪有5到10年的强制性监禁期限,而如果罪行较轻微,基本都会被流放或是思想改造。

在任何正式任命的法律官员无法被召唤,或无法在某个地方被召唤的情况下,如果攻击者可以证明他/她的生命受到对方的行为威胁,并且没有办法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终止或约束对方,那么你的攻击行为可以被认定为正当防卫。

从理论上来说,一些合理的麻醉药物不至于让美国陷入毒品泛滥的地步,但是,由于缉毒局在1990年代研发的生物工程植物病毒已经消灭了96%的古柯植物和鸦片植物,所以再提什么“用大麻来治疗”已没有实际意义。同理,法律中也不会再将什么如内啡肽等“研发药物”再定义为医疗用品。

罪行与惩戒

根据1999年的“统一司法法典”,对刑事诉讼的惩罚应该迅速、果断和严厉。最低级的解决方案就是思想改造——这种改造过程会让人们对犯罪行为感到厌恶,从而抑制再次犯罪的倾向。这些思想改造也会带来一些糟糕的副作用,包括情绪极度紧张、对任何与犯罪相关的事情都会带来恐慌等等(例如对抑制抢劫犯罪行为进行的改造)。

对于流放惩罚的执行,关键在于一个与各大城市通信网络具有稳定信号传输的植入物芯片。如果罪犯在被执行流放后还敢进入城中,那么流放植入芯片就会让罪犯感受到极度的痛苦,利用该手段,可以有效的让罪犯远离他所犯下过罪行的某个城市地点。如果这名罪犯仍不知要痛改前非,总有一天,他会拥有足够的流放芯片,让他再也无法靠近文明世界。

21世纪的监狱人满为患且危机四伏。在90年代的犯人暴动之后,监狱当局不再关心这些罪犯能否进行改造重新做人,他们只在乎怎么把这些社会上的疯狗关进笼子里,让街道保持干净。为了解决监狱犯人太多的拥挤环境问题,许多监狱都会迫使囚犯进行“精神监禁(Braindance)”——他们会被安置在蓄水低温休眠仓里,有个接口可以让他们的精神连接到一个监禁循环程序中,就这样“禁闭”个两三年。持续的“精神监禁”带来了无尽的梦魇之旅,平淡而恐怖,这使它成为大家最害怕的事情。

最简单的惩罚方法依然是死刑,大多数州的执行规程都有自己的死刑条文,而大多数州都有一个带着.44近距离点射合金马格南的州执行官,他们有权力猎杀所有从死囚区逃跑的亡命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