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名道姓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8-17 23:53

强尼穿起一件红色T恤。T恤印着他上个乐队的logo——Samurai(武士)。T恤拖过了新缝合的伤口挂到了绷带。疼痛让强尼不停地以日语咒骂。最后,他把一件防弹夹克披在肩上。强尼把他的自动霰弹枪从乱糟糟的卧室梳妆台中拿了出来,检查弹药与弹匣。强尼小心翼翼地把霰弹枪塞进上衣下破旧的枪套里。他还把手里剑放进了夹克外面的口袋。H&K出品的MPK11SMG智能枪械则被强尼背在了背上。他苍青色眼睛里闪烁的是狂怒。

“那么,”强尼说,“告诉我一切。”

汤普森背抵墙壁,像丝毫不被强尼怒火影响样笑着说:“他们想要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女友。她可是一位重要人士。你懂的,商业上的那些破事儿。”

强尼眼睛里不带感情色彩,他干脆回复道:“不奇怪。”然后胡乱的抓起一把子弹,开始塞满H&KMPK11的备用弹夹。只有那只微微颤抖的手——原装的肉手——暴露了内心的不安。“那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呢?”

我放任他们动手是因为我知道,你至少要5分钟才会流血致死...

汤普森笑着说:“你这不还活着吗?”一个老掉牙的冷笑话。但他们彼此都笑了,鲨鱼彼此间的“友善”微笑。汤普森止住了笑容。“他们想让你的死得像帮派动的手:Booster帮的混混们看到威风凛凛的强尼*西尔弗汉德先生带着他的闪亮的义手散步,心生嫉妒,决定砍他几刀。你倒了,他们顺带着抓走你女友,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周后,警察会在小巷子里发现她尸体。很方便对吧?小混混们有足够的动机——一大堆丑陋、恶心的动机,但是他们只会是几个欲望高涨的Booster帮派混混,而不是什么专业人士,明白吗?”

“专业人士......”强尼装好了第二个弹匣。他把剩下的弹药塞进防弹夹克的口袋里,没有人会嫌子弹多。

“对,专业人士,”汤普森重复了一遍,“兄弟,你之前可真是被打得破破烂烂。那些家伙身上加装了上万欧的植入物。打你的拳头速度比常人快了70%,而且那些都是定制的rippers。就是那款能沿着手折叠成拳头的型号,这种高级植入物可不是路边小店就能买到的。”

“你眼看着他们把我打得半死?”强尼怒了。

而汤普森的眼神也瞬间变得石头般冰冷,强尼能从他眼中读出那些自己想到的东西。“坦白说吧,是的,”汤普森说出了令人恼怒的话语。“那些家伙是专业的。即使我跳出来,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们两个都会死。”强尼的眼睛盯着他看,努力辨别着他话语里的真假。“你已经脱离街头生活够久了,摇滚明星。你以为每个人和你一样都有个很好的经纪人,一群帮你擦屁股的佣兵,一个像这个公寓一样舒服的落脚地?我放任他们动手是因为我知道,你至少要5分钟才会流血致死。我等他们离开,然后用了我的医疗卡叫了创伤急救队救你。”房间里是一阵漫长的死寂。终于,汤普森打破了僵局:“听着,明星。你是想在这儿不断让过错在你我间循环,还是救回你的女友?”

“名字!那么,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强尼坐在了床边他最喜欢的位置,伸手拿起龙舌兰酒,喝了一大口。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汤普森把全息投影仪(cybercam)从他头顶的设备上卸了下来,放在了他们之间的桌子上——-汤普森唯一的植入物迹象就是在他右太阳穴钻出的与他镀银头骨相接的插孔。汤普森说:“好消息是,他们不是像Eurobusiness Machines那样的超级企业。”“很好。”西尔弗汉德一边说一边又从酒瓶里喝了一大口。

“坏消息是,他们是荒坂。”

“我了个神!!”强尼放在桌上的手猛地一颤,捏碎的酒瓶发出轻响,碎片四溅,他感觉自己的头快炸了。

“你的马子之前就在收集hotdeck的资料,强尼。你知道她是为ITS工作的,对吧?”

“对,那你得在其他地方多下功夫了。爱尔特从未过多地讨论她的工作。”

“或许吧,但你得知道,你的爱尔特可是ITS最好的网络行者。她能升级信息,也能让网络服务器停机并且轻松解决其安全问题。她为ITS制作了很多极其优秀的程序,”汤普森顿了顿,给强尼足够的消化时间才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她还制作了灵魂杀手,你可能知道。当然,或许你不知道。就像你说那样‘她从没未过多地讨论她的工作。’”

强尼一屁股做回了沙发上,举起了瓶子,却一直悬在半路,没有喝下任何一口酒。即使是最不了解这方面的强尼也听说过灵魂杀手的大名。一个能把倒霉网络行者的灵魂都活活吸出来的传奇死亡软件。灵魂杀手,好大的玩笑!灵魂杀手是一个2000000meg的AI superroutine,追踪起那些入侵的网络行者的赛博链接甚至能比用了违禁药物的booster帮还快无数倍。它还能用极其暴力的方式捣毁这些入侵的网络行者的大脑,同时将其重新构建在自己主机内部一个冻结的存储矩阵中。街头流传着有一句广为人知的话:灵魂杀手是这世界上最接近地狱的邪物。在今天,这种类型的说法更多了。

而爱尔特制作了它?!这种剧烈的反差感与爱尔特大大的碧蓝色眼睛还有那头漂亮蓬松的秀发相重叠,一瞬间,厌恶感涌上心头,强尼只是勉强忍下。“怪不得爱尔特从不与我谈她的工作。”他最后只说出来这句话。

“我跟踪过她,强尼,”汤普森这么说着:“有消息声称荒坂在制作自己版本的灵魂杀手。有了它,荒坂在网上就彻底无法无天,能肆意杀掉一切自己厌恶的人了。”

“一个被安保公司用来实施暗杀的死亡软件?简直讽刺!”强尼坐不住了,他不停的来回踱步,他能猜到会发生什么了,他可不愿意看到这一切发生。

“说不定,你还会相信有圣诞老人呢,”汤普森一边吐槽同时清理起之前瓶子的碎片,“你的爱尔特是他们缺失的关键一环。我想他们迟早都会招募她的,无论她是自愿还是被自愿。灵魂杀手这个程序的一切都被藏在了她脑子里。所以,我一直跟踪着她。”

“还真是谢谢你的关心了。”

“你不明白,强尼。我想要荒坂...我想要他们死!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是我自己的命。只要能弄死他们,即使我只能在坟墓里见到,我也愿意。让他们完全崩塌、死得彻彻底底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汤普森的语气斩钉截铁:“强尼,纵然是你要挡我的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所以,加入我?”

强尼停止了踱步。房间又一次沉寂了下来。只有强尼的义手,还在好似有生命般不自觉摆动着:银色的金属机关咔嗒作响,卷筒呼哧呼哧发出响声,微型活塞在模拟脉冲的过程中进进出出。强尼被义手牵引着转向了“媒体人”(汤普森):“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汤普森俯下身来,拉起一个黑色的尼龙长袋子。“FN-FAL突击步枪,”他了站起来,“我参加过战争。我喜欢领先的感觉。领先很多的感觉。”

汤普森咧嘴笑了:“你用植入物重新写入灵魂杀手要用多久?一天?两天?”

“好吧。”强尼转身拿起了保时捷的钥匙。“你居然喜欢加装了smartgun的娘娘枪?”汤普森俯下身来,拉起一个黑色的尼龙长袋子。“FN-FAL突击步枪,”他了站起来,“我参加过战争。我喜欢领先的感觉。领先很多的感觉。”

雨滴沿着调速器的前部流下。当他们驶入市中心的车流时,道路两旁满是各种公司的广告牌与随着车流行进而模糊的金属幕墙。保时捷的鸣笛声在这冰凉的空气中微不可闻,燃烧甲醇的动力装置把他们带到了夜城(CITYnigh夜晚的城市)。“那么强尼,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强尼咬牙切齿:“我看到路标了,我们去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