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冷合金之火”:银手仍在摇滚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8 11:42

摘自摇滚小子杂志
——2013.6

自从他在武士团体中不起眼的开端到现在发行第五张个人唱片,银手强尼的名声在摇滚界已经家喻户晓。随着他最新的专辑酷冷合金之火的发布,银手强尼正把自己推向神坛。

这张专辑与他所有的个人专辑一样,通过撕裂轰鸣的乐器作为开场。“与斧共舞”这一定会让你的立体感官沸腾起来。这不受控制的快节奏,劲爆的吉他让你只想着单曲循环。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你可以试试第二首“Chippin in”,这个和第一首一样快如闪电的纯摇滚。它同样提出一个当今社会无法忽视的问题:如果我们继续用金属去替代我们原本的肉体,我们最终会变成什么?

“这张专辑把我们引入属于我们的文化中心,并让我们得以把握它的命脉”

专辑剩余的部分充满着典型的银手风格,富有活力的吉他演奏和令人深省的歌词。尤其是其中有三首歌特别抓人眼球。前两首优秀作品是“逃离城市”和“闪光”,它们仿佛是一个整体而非两首独立的曲目。这两首歌用纯真的方式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带来今日缥缈的美景,尽管节奏非常之快,但仍给听众留下了看待自己生活的新角度。

这首专辑的最后一首歌“Never fadeaway”,和银手强尼平常的风格完全不同。正是这首歌将他的风格代入了一个新的高度。节奏简单明快,它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歌曲,但回味起来还是充满着一样的金属风格。尽管我不确定这首歌是否真的归于这一专,因为它的音乐风格有些脱离,但我知道它需要被记载在某处,酷冷合金之火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总而言之,我认为酷冷合金之火不仅仅是对于生活的一种记录。这张专辑用迷人的节奏和歌词把我们引入属于我们的文化中心,并让我们得以把握它的命脉。

银手更新:克隆之旅开始
在6个月的隐居生活紧接着被暗杀未遂后,摇滚小子强尼·银手复出了。他已经进入音乐现场去推广他的新专辑,克隆战争。主要讲述了最近的关于克隆科技的突破和对以军事和盛业为目的创造生物工程的看法。

在他的夜之城工作室采访时,银手评论道“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让我上一张专辑的热度消失,克隆战争真的很紧张,而且很多人尤其是搞生物技术的,不喜欢我写的苦役暗示。我并不是说他们诋毁我,但你懂的,对吧?”

自命不凡还是政治党派?西雅图的喉舌

来自杰夫丹尼尔的报道
“大部分着色金属音乐会的观众是由那些无知的,涂满颜色的裸体孩子们组成的。每个人都过度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之中,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哪个乐队。但今晚注定将被他们所有人铭记,割喉即将登场。”

  这些是在割喉的新专辑淬刚背面描述的。有些人认为这些铬人太过于自命不凡。现在我有机会去和该乐队的领唱和贝斯手刀尖谈一谈,他有不同的看法。

杰夫丹尼尔:人们常说你们有些狂妄,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刀尖(Knifeedge):这简单,不同于现在的平均律乐队,我们的根源来自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早期。尽管我们经常使用,但并不是那种被称为速度金属的炽热风格。政治是驱动我们乐队前进的动力。正是因为我们如此重视政治性,我们必须凌驾于听众之上。如果这是所谓的狂妄,我想我们是的。

JD:当你们说自己是一个政治派乐队的时候是什么意思呢?

K:我们视自己为信使,让听众通过我们的音乐开阔视野是我们的使命。而最能让人大开眼界的信息全都包含在政治性事件中。

JD:就像“卡拉卡里”那首歌一样?

K:没错。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海勒姆·卡拉卡里的大名和他的事迹。我们演奏的这首歌描绘了是什么塑造了我们当今的生活。我们尝试着讲出真相而不是说出公众想要听到的。

JD:那你该如何解释卡拉卡里所获得的成功的呢。截至目前,它仍在欧洲之声(euroradio)前十歌曲中排名第四。

K:你问倒我了。如果我们知道它会大受欢迎,我们应该会做些不同的事情去宣发这张专辑,然而我们真的没料到。但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普通人还是不知道卡拉卡里他娘的到底是谁!

JD:让我们回到你的政治动机,你是如何证明”禁素情人”富有政治意图的呢?

K:简单,我说过我们有政治背景,但并不全因此而驱动。如果你仔细去听,你会发现这某种意义上也是一首政治性歌曲。”禁素情人”不是关于一个性感情人,而是一个对自己的撕裂器过于迷恋的过度强化者帮派成员。正是这样的家伙让我们夜间的外出变得十分危险。

JD:你们下一步准备做些什么?淬火被称为音乐界革新之作,你们打算如何继续跟进?

K:你又问倒我了。当我们用全新的元素发行现场专辑时,我们只是期望死忠粉会买,仅此而已。但它竟然已经卖出200多万份了。我觉得我们会在巡演结束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JD


翻译来自赛博朋克相关翻译组(翻译:拉达,校对:LinearFr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