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仍然在边缘不停的战斗着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8 11:42

“自我们听到国之将泣/五十年飞逝过去/自我们目睹你行至将死/五十年飞逝过去”

正是像这样的歌词让命运乐队成为了现在最受欢迎的乐队。他们的新单“致约翰(五十年)”不仅仅充斥着政治修辞,还让我们想起美利坚曾经伟大的那些日子。

自他们发行首张专辑“空中漫步”,命运乐队就一直为听众带来贴近生活的曲目。领队杰茜摩尔解释道:我们不总是这么关心政治。事实上十年前我只对赚钱感兴趣,那时我想要的只有名声和其带来的好处。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我想把我的想法传达给听众。

但多年以来名声和财富并没有眷顾他们,直到他们用已经不存在的装甲牛仔(cowboy panzer)取得了重大的突破。正是在那次巡回演出之后观众们才开始注意到了他们的音乐。

“我想是装甲牛仔(cowboy panzer)这个主题足够的庞大并具有政治性。我们在巡演中给他们打开了解新世界的大门,几乎在同时我知道我们的歌曲需要改变了。我必须要在巡演的过程中写出三十首歌,其中一些最终被选进了歌曲的集合中。”

尽管人们越来越关注杰茜在政治事件上的表现,乐队仍在进行其他歌曲的创作。

“我还记得在C.P.演唱会后第一次进入演播室的时候。我想把所有的歌曲都记录下来,但是这个小组竟然开始关注起了口水歌“输出”我感到十分的愤怒,我的意思是我有那么多优秀的曲目去唱,但他们只想让我们的关系变差。”

“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我威胁着要退出,现在回想起来,我能理解为什么乐队从来不觉得我是认真的。在我们生涯的前九个月我威胁着要退出六次。正是这些威胁让我可以坚持自己的道路,我可真是任性啊。”

“我足足花了5个月的时间才说服我的队友们我是认真的。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好写下新歌曲“My Baby Left Me For A Short Circuit”在不断地恳求之后,乐队允许在巡回的过程中使用我写的歌曲。替代了“输出”。在十几个月之后。一切尘埃落定,我们从“MyBaby”中弃用了一些曲目并写下了"与希姆莱共度晚餐"。

这张专辑吸引了众多评论家的关注。他们称其为自2000年来从未体验过的全新政治嗅觉,而命运乐队也终于等到了他们所期待的财富名声。

他们在装甲牛仔(cowboy panzer)之后第二张专辑却让他们更加臭名昭著。以至于在巡回演出的过程之后都是作为头牌出场而不是替补。命运的鼓手,时间之主回忆道:

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我的意思是,当有一天为某些当红团体做开场演出的时候,你也是这些团体的一员了。我仍然能记得粉丝之间的不同。总有一天,你会通过一个旧数字听见有的粉丝无聊的打哈欠有的却逐渐变得狂野起来。

我记得我们所作的夏安山脉巡演,当时一个看起来很滑头的铬人走到我身边提出让我们离开。这是我们在乐队过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在夏安山脉发行后的一段时间里,乐队受到来自欧洲人的抨击,甚至在一些海外国家被禁止了一段时间。

时间之主说道:“我记得,杰茜当时差点崩溃,她沉浸在自己新的政治性状态中,对于外界没有接收到她的讯息异常沮丧。但欧洲人并不是我们主要担心的因素。反而是在美国,有好几家匿名的公司在全球范围的新闻上悬赏我们的脑袋。”

“在我们巡回演出的后台,一些曾经是九十年代的职业拳击选手不止一次把别人扔出去,而他们仅仅是想夸赞我们几句。”

这个乐队仍然和他们的粉丝存在冲突,在最近的巡回演出上,发生过两次粉丝试图冲进巡演车而被逮捕的情况。而且不止一次又年轻的小姐姐声称自己被乐队成员攻击过。

“是,我知道这些东西。但真正让我恼火的是,我们的真粉都清楚两位被逮捕的装腔作势的仿形人都嗑嗨了想找地方清醒一下而已,至于那些强奸意图,这些只是想让我们离开世界的聚光灯。我们真正的粉丝知道我们现在正专心于permanent interfaces(永久接口)”

命运,一个为真理而战的乐队。对于那些反对寡头公司的过程中不想听到真相的人来说,他们能做的只是希望能够幸存。


翻译来自赛博朋克相关翻译组(翻译:拉达,校对:LinearFr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