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强化者帮派: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19-09-08 11:47

特别报道

道陷入了一片火海,吞噬了你所在的街区。由于廉价的毒品,赛博服饰和自动化武器,黑社会的火焰再次席卷到了夜之城之中。

在过去的两周里,随机枪击事件的出现概率逐步升级至50%,昨天两个无辜的旁观者在路过街角的食品广场时被枪击倒。他们的罪名是:在帮派火拼的时候试图穿过疯狂小鸡的地盘。

帮派,他们是你的邻居,你的孩子。你需要去了解他们并做好准备,因为在夜之城,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布雷丁邦奇Bradi Bunch:邦奇是一个保护离家出走的儿童而组成的家族帮派。一些年长的“成人”管理帮派,保护地盘。年轻的成员去偷盗并获得家族的支持与报酬。这个大家族是具有领土意识并且十分重视保护自己的成员。

红铬联盟Red Chrome Legion:联盟是一个由光头党的帮派。这些年轻的男性通过仇恨意识聚集在一起。制服,旗帜和军国主义口号都是规定。红铬联盟会攻击一起他们认为不正确的事情(就像他们自己一样)。

Steel Slaughter Slammers:典型的铬金属帮派。铬帮喜欢在他们最爱的摇滚乐团周围活动,将歌词理解为他们的英雄下达的命令。铬摇滚帮派尤其喜欢用毫无意义且随机的暴力行为作为自己的表达手段。

吉利根The Cilligans:吉利根是典型的自卫帮派。在这里都是些厌烦被像红铬联盟这样的帮派群体攻击的激进分子。只要你远离他们的地盘(码头区)并且不去打扰他们,那么就是相对和平的。

肯尼迪The Kennedys:肯尼迪是典型的仿形人帮派。仿形人采用克隆来寻求保护(一个肯尼迪看上去和其他的没什么不同),识别与影响(20个JFKS看上去就很惊悚)。这些帮派的主旨是用自己的怪诞解释来重塑英雄。例如,肯尼迪海恩尼斯周末,所有的四百名成员在这一周的毁灭狂欢中不断堕落。

金属勇士:金属勇士是一个战斗帮派,他们活动都围绕着“战斗代码”这一类型展开。精心的战斗仪式,军衔和防弹衣都是秘诀的一部分。战斗帮派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旦他们主动宣战,他们就绝不会放弃。

水虎鱼Piranhas:水虎鱼是典型的派对帮派。他们聚会,喝酒,贩卖毒品和行凶抢劫都是因为这是“正因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对于这些家伙来说派对就是一切。

审判者:审判者是一个教派,就像仇恨团体一样。他们因某种特定教条聚集在一起,即所谓的宗教。审判者认为赛博服饰亵渎神灵的,满脑子想着把它从你的身体上撕扯下来。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在“拯救”你的灵魂。


今日夜城
【Volume】CCVI,46号 2020年12月17日 报道
沃尔特·皮克林的夜城街道

街道直击血色剃刀

夜城报道——这个城市永远不会因居民而陷入真正的黑暗。持续不断的霓虹灯光映衬着钢铁和玻璃充斥着城市,夜晚的夜之城才是最火热和激情的那一部分。你能感受到它在嗑嗨的药物滥用者毁坏的血管里流动,他们吸食着混合和注射毒品。你能看见它出现在那些脸色苍白的人们千篇一律的眼神里,刚刚从刀下摆脱危难。但不管你遇上了什么,你都不是一个人。你属于这座城市,要么你死了。人们在数千种不同的歌曲下,像飞溅的血液一样散开凝结。

你只要听过一遍血色剃刀的歌,就永远不会忘记。我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像剃刀这样的过度强化者会允许我和他们一起共度一晚。也许是因为我正好碰上过度强化者首领哈克曼心情好。那个聚会时间,哈克曼的弟弟刚刚得到自己的金属爪。

这只是一个为郊区的你们写的简报。你也许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过度强化者的名字。在城市里,他们就像街道上的污点一样随处可见。像剃刀这样的帮派正在将赛博服装和暴力融合成一种殖民的街头时尚以至于在一周之内有超过40个公民声称这样的事件发生。大部分的过度强化者都是没有原则的技术爱好者。五金和Wetware是过度强化者的饮料食物并且他们会做任何事情去获取这些。纵火、抢劫、抢劫、暗杀。如果钱足够在黑市诊所上提升一小个等级,那么过度强化者就会像镜面上的铬(chrome on a pair of mirrorshades)一样得到它。他们说,每一次都很容易。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硬件嫁接,模块插孔和芯片植入,这些东西的植入使过度强化者的心理变得混乱。改造的人中,最好的将成为圈子领袖,最坏的将成为杀戮机器,在成为赛博精神病人的边缘,准备将自己周围所有人的死亡当成最坏一个大事件。

最糟糕的是,过度强化者们总是成群结队的旅行。

也许是我在利马丢失的那只手臂让我受到了剃刀高层的青睐。这是一个古老模范军队,钝钢和劣塑让我们保持在同一战线。他们躲在旧仓库里,远离交火的蔓延。他们三三两两的走进来,尖啸呼喊着,大声的唱着街上的硬核摇滚。一些人抓起油腻的抹布就开始清洗自己的金属爪和仿形人溅到自己身上的新鲜血液。哈克曼坐在他的塑料宝座上,透过枪口盯着老巢上的涂鸦墙。他嗑嗨了,没有心情去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仅当他的兄弟蹒跚着走进来时,冷酷的面孔才闪过一束光。他高高的举起金属臂,弹出金属爪。那是休息的信号。

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哈克曼的兄弟身边,他们的金属爪弹出,喉咙里传来了动物的嘶吼。钢铁血肉的怪物在毒品乐调、硬件和互相熙熙攘攘的推动下前行着。这个孩子露出牙齿误认为自己可以通过这里回到家中。外科医生的技能撕裂他的血泪。他没有反抗,没有逃跑,也没有哭泣。接着他的胳膊,腿还有胸膛都被细细的裂伤覆盖了。膝盖扭曲了起来,他摔倒在地上。我看见他的脸上充满着被捕猎物一样的恐惧。几分钟后一切都结束了。他们把那个孩子拖到他哥哥面前,把他扔在首领的脚前。

“站起来,”哈克曼咆哮道。

那孩子把手放在膝盖上,茫然的瞪着眼睛“我受伤了”他被打的肿胀的嘴唇嘟哝道。

一个踢腿使他趴在了地上。“受伤了”哈克曼对他的帮派兄弟嘲笑着说道。“你出生在一个痛苦的世界。如果你不喜欢,那现在就离开。滚回贫民窟去,在那里等死吧。我们欢迎痛苦。我们就是痛苦。但是我们武装自己。看看你的周围,我们就是城市。用你的金属爪去伤害别人。成为我们的一员,那么痛苦永远不会靠近你。你将会变成痛苦。”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准备好变成痛苦了吗!”

他强迫自己站了起来,血将地板染成了红色。他转向最近的剃刀,狠狠的一拳打在下巴上。围观的改造人们大声呼喊着表示赞同。答案是肯定的。

他们冲出大楼,露出自己的金属爪。他们把孩子抗在肩上。他们穿过城市走向一直在等待的开膛手大夫,燃烧和切割他们看到的一切事物。警察远远的待着,无论多少奖金都不
值得去干扰血色剃刀的仪式。

医院将在晚上报告有十三人的受伤,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金属爪并加入他的兄弟。在我离开巢穴之前,哈克曼,扣紧了扳机,问我对他的家族有什么看法。我从我的手臂上拿出磁带塞进我的包里。他可以在网上阅读,就像你们其他人一样。

——Walter Pickering, News 54

荒阪安全公司
请输入密码:△△△△△△△△△
准许访问
请求文件?:cybernetics
请等待
...........
cybernetics
cybernetics是关于一个被荒阪安全公司资助和控制的过度强化者帮派“烙铁视野”的文件夹。
具体情况如下:
成员:43人
强化等级:各式
地点:夜之城

下面是由Rachael Tyroll编写的报告。
...........
根据任务,我在指定地点和过度强化者帮派会面。他们抵达后开始扫描我的武器和其他可识别赛博组件。当他们确定我是荒阪安全公司的人之后,他们的老大从酒馆里走了出来。她可能从一开始就在那里观察着一切。

头领自称为白兰地酒,她第一句话就挑明,他们帮派不愿意成为荒阪安全公司的走狗,但因为我们投入的钱十分的令人心动而妥协。然后她问我这次会面的目的是什么。我告诉她,荒阪安全公司希望我陪同帮派一起活动一个星期去了解你们的活动范围和内容。我被人从背后抓住,锋利的刀刃从他们的手中伸出抵在我的背上作为生命威胁。这些非法武器沿用了“开膛手”的街名,从他们的外表来看我毫不怀疑他们会对人类的肉体和骨头做出正如其名的行为。
  当我沉稳警告他们如果把我杀了,甚至只是拒绝我的陪同,那么荒阪安全公司的一切赞助都会立即停止的时候,他们的敌意终于消去。我感觉这个团伙的成员憎恨他们自己和其他人的人性。有一点佐证了我的想法,他们之中最受尊敬的人是全身覆盖金属最多的人。在我看来,我们公司能轻易掌握这个组织,仅仅通过控制他们购买赛博组件的金钱供应。
  和他们度过的一周,向我证实了另一种假设:这帮人不仅憎恨人性(这是该组织本身存在的原因)而且还喜欢仅仅处于乐趣伤害、毁损和杀害他人。这两个观点能得出:烙铁视野的所有成员都是赛博精神病人,在未来终结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可能是对各个势力最好的解决方案。
— Rachael Tyroll 9/1/20


翻译来自赛博朋克相关翻译组(翻译:拉达,校对:LinearFr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