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 Wasteland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07-11 22:38

作者:MCA
翻译:I.S.S Wintermute

插图45
发行 Interplay
年代 1990
平台 MS-DOS、Apple II、C64、Windows

大概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几乎要把EB game店内货架上的那部《废土》给打通了。当时的我把店内所有的CRPG给打了个遍,很多都是来自Interplay、SSI、Origin这些大公司的作品——比如巫师神冠 Wizard's Crown冰城传奇 The Bard's Tale创世纪 Ultima、《永恒之刃(Eternal Dagger)》、《魔法门(Might and Magic)》......到最后只剩《废土》没有被我玩过了。

插图46

但其实我不想买它,它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游戏。但之后有两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冰城传奇的角色截图印在废土的封底,同时还有Interplay这个名字。我爱死了《冰城传奇》,我也愿意相信Interplay和布莱恩·法戈(Brian Fargo)。当我回到家,把这部辐射的精神前作塞进我的Commodore 64后,我才发现我已经完全沉迷于这个充满独特想象力的核战后世界里了。

插图47
游戏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开放世界让玩家探索,但在旅途中玩家最好带上一个盖革计数器。
在游戏中,我作为沙漠游骑兵(Desert Ranger justice)的一员,和一个喝了蛇酒(Snake Squeezins)就能看见未来的醉汉打过交道,把我的队友挨个克隆一遍(!),修好了一个烤面包机,能操作榴弹炮,因为一个有三条腿的妓女而身患废土疱疹,更不用说和大一堆奇奇怪怪的敌人战斗了——从杀人机器人、巨型害虫、皮衣匪徒,到用自己的生命来发光发亮的辐射天使。

到了最后,我都不想打通这个游戏(通关后其实也还能继续游玩)。我惊呆了,我没想过CRPG可以这样。到现在我在游戏设计过程中仍然会借鉴废土的机制,优秀的环境营造和RPG系统一起创造了《废土》那令人惊讶的完美情节。

《废土》优缺点兼具,但瑕不掩瑜。游戏本身的环境设计,氛围营造,系统扩展和使用,以及叙事都是一流的。不过游戏性平衡,属性作用,治疗方式,团队角色部分技能使用频率等方面却削弱了一些良好的体验。

在废土的内容之中,剧情无疑是一块瑰宝;游戏中出现的那些精心编写(同时还充满趣味)的故事书中也表现了《废土》那有张力的剧情设计;一个个性格饱满的角色映入屏幕之中。《废土》的整个游戏区域就是个惊异的大杂烩——被占领的城镇、变异农业中心、机器人工厂、拉斯维加斯,甚至是一个机器人的脑子里——虽然我觉得这个地方就很离谱

《废土》的任务与事件设计相当新颖有趣,主线任务到游戏进程的一半时才完全展现在玩家面前,但之后仍有很多内容会让你能继续探索。游戏的NPC早在第一关时会对玩家的行为表现出相应反应,这个机制能提醒玩家身处的世界是多么的残酷。

插图51
《废土》的战斗机制和《冰城传奇》很相似,但你按下空格键时,会显示所有敌人的位置。
《废土》内存在一个较为平缓的学习曲线,当时的其他RPG游戏根本没有这种设定。首先体现这个学习曲线的就是角色创造系统,其与包含佣兵、间谍、侦探要素的桌游类似,技能与属性设定系统比冰城传奇的要更显复杂;但更加灵活和宽泛。比如我可以当个喜欢扔刀子的俄罗斯炸药专家,而不仅仅只拘泥于“战士”,其职业可开发性更为出色。

《废土》的这套设定系统复杂但优雅。这种优雅体现在游戏机制操作的简单上,即可以随意的选择技能、属性或物品,对环境中的要素进行互动。敢这样设定的冒险类游戏往往都很成功:玩家想研究物体,可以;想用质子斧一刀把门或强劈开,可以。

插图48
《废土》源自桌面rpg游戏,游戏中存在7种属性和30多种技能,但并非所有技能都有作用。
这就是《废土》的亮点。同样闪闪发光的,还有远超说明手册记录内容的技能树。这为游戏增添了更多的探索要素,让玩家有探索游戏世界的动力——玩家总会想看看在下一个图书馆能学到什么新奇技能。

尽管如此,废土还是有很多设计上的不足。例如在近身格斗中很难分清拳击,近战武器和干架的区别。有些技能对某个职业而言基本没用,但对另一个职业(比如医生)而言就是核心能力。游戏数据也是如此:比如魅力属性就没意义。

我认为废土和辐射用来吸引玩家的东西是相似的......我们给出一个开放世界,在这里我们不会用说教的方式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告诉你要做什么。这两个世界里“正确”的事从来不明晰,明确正确的事情有时可能不存在。同时这两个世界存在很多因果关系和细节,与有趣的战斗系统一道,成为这两个后启示录游戏世界基石。
——布莱恩·法戈,《废土》制作人

插图50
一个邪教徒,两个邪教徒,一大堆邪教徒,他们都想用他们那双盖革剂量爆炸的手臂拥抱你。
《废土》还有一个负责激怒玩家的自动存档功能,有时会把玩家送入一去不回的绝境之中。(有些区域会被设计为能让玩家强制离开,例如让玩家掉进河里接受辐射的“光芒”并影响所有人,然后游戏会立即自动保存,几乎就是让玩家坐着等死)遇到这些问题我会直接把磁盘给强退出来,我年纪大了一点之后会预先单独制作一份带存档的游戏拷贝,免得把自己搞得手足无措。

《废土》是我玩过的最好的RPG游戏之一。它将优秀的理念融入到了实际的设计当中,而创造了如此高的成就;关卡富有创造力,背景设定在当时也相当新颖。蝎子机甲(Scorpitrons)、机器人、嗜血兔子(bloodthirsty rabbits)和游戏中的一切,依然还保留在20年后的我的心中。

我发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加入到续作的开发。感谢布莱恩·法戈,我才有机会加入到《废土2(Wasteland 2, 2014)》关卡设计工作中。我希望新一代玩家能像我一样喜欢上《废土》。

注释

  1. ^ 译者注: 原文为跳鲨鱼,是一个西方娱乐圈术语。
  2. ^ 译者注:2020年的现在已经完全重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