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8:培真 Ultima VIII: Pagan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10-21 16:11

作者:CR
翻译:Modk

插图346
发行 Origin Systems
年代 1994
平台 MS-DOS(Windows、Mac、Linux)*

创世纪8:培真(Ultima VIII: Pagan)是第13款以创世纪(Ultima)命名的游戏,它是该系列中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由于匆忙赶工的原因,游戏的大部分内容都发生了缩水,最坏的是,在最终产品发布的时候,仍有一部分还未完成。

游戏中那些有幸完整保留的部分,又呈现出一种无头苍蝇的感觉,好像游戏开发阶段中那些喋喋不休的观念争议最终也未能被锤炼成一个令人信服的整体。一个有关道德权术的黑暗——甚至又有些病态的——故事,与对跳跃机制和超级马里奥式平台机制(Super Mario-esque platforming)的莫名关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导致游戏被一些人戏称为“超级圣者兄弟(Super Avatar Bros)”。

插图349

尽管创世纪8(Ultima VIII)面临着巨大的发展困境,缺少整体的发展方向,它仍然是创世纪系列中极为有趣而又独特的一作——不详,陌生,善恶之间模糊不清,有种令人不安、幽闭恐惧的气氛。如果为这部作品付出更多,它可能已经成为了一款非常有价值的续作,即使对非凡的创世纪7(Ultima VII)两部曲来说也是如此。

这是一个长久的测试,游戏行业的商业化可能会导致游戏公司砍掉一个很有前途的项目——这是一个艰难的教训,不幸的是,在今天这依旧有重大意义。

我想更严格的把控创世纪8(Ultima VIII)中的阴暗元素。培真(Pagan),是守护者(the Guardian)的家乡,也是你要去的地方。这个世界不是你所想的正常的,充满美德的世界,当你想要在游戏里过上老好人的生活时,你会发现这完全行不通。
——Richard Garriott, 创世纪8:培真(Ultima VIII: Pagan)的制作人

插图347
你刚到达这里就亲眼目睹了处决的执行,为游戏奠定的冷酷无情的基调。没有人知道圣者(the Avatar)在这,他们同样也会毫不犹豫地处死你。
创世纪8(Ultima)的故事从创世纪7:巨蛇岛(Ultima VII: Serpent Isle)结束的地方开始。圣者(the Avatar)发现自己陷入了守护者(the Guardian)的操纵之中,十分无助,守护者(the Guardian)是一个邪恶的侵略之神,他一心想要入侵圣者(the Avatar)的第二祖国不列颠尼亚(Britannia)。为了惩罚圣者(the Avatar)不断干预他的计划,守护者(the Guardian)将圣者(the Avatar)流放到了与标题同名的培真(Pagan),这是一片黑暗的贫瘠之地。圣者(the Avatar)必须在那里找到一条返回不列颠尼亚(Britannia)的路——圣者(the Avatar)一直在不顾一切地与时间赛跑,因为守护者(the Guardian)残忍的征服行动早已开始。

虽然创世纪8(Ultima VIII)的故事是创世纪7(Ultima VII)两部曲的直接延续,但在游戏机制上,它与这两部前作有着本质的区别——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创世纪系列的任何一款前作都不同。创世纪7(Ultima VII)中的斜顶视角(slant-overhead camera perspective)已经不复存在——创世纪8(Ultima VIII)是这个系列中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使用纯3D等距视角(pure 3D-isometric perspective)的游戏。圣者(the Avatar)的伙伴,也就是那些甚至在第一部作品就出现过的标志性小队成员,第一次不见了——圣者(the Avatar)必须独自旅行。

插图348
守护者(the Guardian)在培真(Pagan)备受崇拜,他的声音在不断地嘲弄你,提供错误地暗示,嘲笑你的行动,并描述他是如何毁灭不列颠尼亚(Britannia)的。
早期创世纪系列中的回合制、存在单独战斗场景的战斗早在创世纪7(Ultima VII)中就被简化,变成了一个更加流畅的即时制战斗系统,在创世纪7(Ultima VII)中,战斗系统被进一步简化——或者说退化,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战斗系统变成了“砍杀式(hack ‘n slash)”战斗。

魔法系统也在创世纪7(Ultima VII)的基础上进行了大改——现在释放咒语需要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可以说是将法术边缘化,鼓励玩家多用武器攻击。

新加入的平台顺序机制(platforming sequences)(译者注:一种游戏中常用的机制,指的是游戏中的地面并不是相同高度的,而是存在一些或高或低的平台,比如刺客信条中的墙面、屋檐以及地面,或是超级玛丽中的砖块、水管以及地面)无论如何都是很烦人的,游戏的初始版本又将这种机制与令人恐怖的跳跃控制方式相结合,简直是难操控到让人崩溃。这种跳跃机制引起了轩然大波,以至于EA发布了一个补丁将其替换成了一个更可控的方式。

插图351
要跳跃,必须同时按下左右键。我向你保证,这比听起来更蹩脚。
插图350
每个学派都有不同的准备法术的方法——比如把药剂排列成五角星形。
那么,除了这些警告、缺点、有问题的设计选项以及开发困境,创世纪8(Ultima VIII)提供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首先,游戏中的氛围出奇的棒。尽管进行了多次删减和修改,开发人员仍旧设法打造了一个引人入胜的陌生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恐惧和无可逃离的脆弱之感。圣者(the Avatar)在培真(Pagan)是一个陌生人,玩家应该也感到自己是一个陌生人——对阴森而又平淡无奇的风景、邪恶的NPC甚至是圣者(the Avatar)感到陌生,因为圣者(the Avatar)为了尽快回到不列颠尼亚(Britannia)犯下了越来越多的暴行。

即使是在今天,创世纪8(Ultima VIII)中对血淋淋的人类献祭仪式以及召唤恶魔仪式的描写仍然会引起人们的震惊和反感。尽管故事充满了情节漏洞,残缺的故事线以及一些不一致的地方,但还是传达了它的主题:圣者(the Avatar)为了追寻他自己的“正义”目标,正在系统性地扭曲和粉碎他自己的美德准则。

在游戏的结尾,从好的方面来讲,圣者(the Avatar)的胜利是代价惨重的(Pyrrhic);从坏的方面来讲,这根本都不能称为胜利,而是圣者(the Avatar)经历多部创世纪游戏进行的抗争所维护和保护的道德标准的最终崩溃。

创世纪8(Ultima VIII)是一个浪费潜力而又令人失望的典型代表。然而,在这些错误与失误的背后,存在着一个重要的哲学对立点,与创世纪4(Ultima IV)中的天真乐观主义(naive optimism)相反:请注意,即使追逐更大的利益,也不要放弃自己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