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逝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11-18 01:22

翻译:chenaoaoyu、士武京北
校对:士武京北(一校)、赛博毒药(二校)

插图598
夜半时分,强尼·银手从大锤酒吧出来,看到了三个留着莫霍克发型的混混,他们穿着高领夹克,身上的电子器件闪烁着耀眼的霓虹。插图:Huntang

“嘿,那边的!那个摇滚小子!”其中一个混混向他大喊:“今晚的演出真不错!唱得真棒!”强尼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是啊,今天的这场演出是很棒,即使在强尼的印象里也没几场演出能赶得上今天——但是演出已经结束了,喊再多安可也没用。

那几个混混向强尼走过来,其中一个摇晃着酒瓶。不知哪里来的强光穿透了玻璃,泛着黄光的龙舌兰酒液胡乱撞击着酒瓶内壁,有几滴从瓶口溅了出来。“你!强尼·银手!”那个个子比较小的,脸上纹着非洲部落纹身的混混说,“往这边来!再来场这么棒的演出怎么样?让我们大伙再开心开心!”看着那几个混混走得越来越近,强尼用自己的肉手把女友爱尔特护在身侧。“嘿,溜冰的,”他注意到他们的神情和语气看似另有所图,于是说道,“你们的建议很棒,但是刚才那场演唱持续太久了。我现在真的没兴趣、也没体力再来一回了。明晚我再来表演怎么样?”这时,混混们已经与强尼几乎贴在一起了。强尼把那把瓦尔特9毫米手枪从枪套里抽出并握在手里。也许不会有事,他想。

“好呀!明晚再来!”混混中的大个子刚刚热情地说完“来”字,三个混混就突然对强尼发起进攻。他们出手速度太快,只看得到残影挥动。强尼果断开枪,瓦尔特手枪在这个小巷的一角中爆出轰鸣,喷射而出的子弹撞击到墙壁上——可惜,射偏了,谁也没打中。小个子混混举起有道金属划痕的手——那是由反射着寒光的剃刀组成的拳头伪装成的一只手。然后,伴随着一阵剧痛,强尼被打飞了。混凝土上溅满了他的鲜血,剧烈的冲击折断了他好几块骨头。他的眼睛暗淡无神地望着天空,眼里不见丝毫神采。他女友爱尔特惊恐的尖叫很快消失在黑暗中。8秒内,一切归于沉寂。


不久,强尼恢复了知觉。他感觉好像有些玻璃碎片在他的肠子里搅动。天空中,赤红色的云层遮蔽了冰冷的蓝色霓虹。他挪动了一下身躯,感觉地面黏糊糊的。

那是他的血。

一只猫从垃圾桶上跳下来,绕着强尼的身体小心翼翼地爬行着。这只猫可不是笨蛋,在这场冲突它毫发无伤。强尼看着它,它的小巧眼睛仿佛是对红色LED灯,不带丝毫亲近,咕噜咕噜地转动着。得瑟的家伙,强尼这么想着,然后闭上了他的双眼。

在他的眼皮下,虹膜上红色的数字信号显示着他生命剩下的时间。他的各项生命指征正在不断降低。汽车低鸣,开过这肮脏的,被雨水打湿的街道。远处,一辆创伤急救队的救护车呼啸着驶来,不过不是来救他的。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强尼双目失神地看着头顶上空黑暗平坦的有星星点缀其中的穹顶。就在这座城市上空,热闪电微光与城市粉色灯光的光晕交相辉映。一架垂直起降(VTOL)机飞过他的头顶,巨大的螺旋桨鞭笞着夜晚。强尼下意识尝试着去触碰这架飞机,他伸出手,义手在这天空中画出清晰轮廓。这只华丽的高级义手向他闪烁着冰冷的银色光泽。他将那只标志性的金属手紧握成拳,机械的手指关节依次发出咔咔的声响。强尼把这只手塞进肚子开裂的伤口里,疼得喘不过气。可能是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得以站了起来,蹒跚着走到小巷口。满是愤懑的脸靠在冰冷潮湿的砖墙上,强尼下定了决心:他绝不会在那些混混被他杀掉前死去!他撑不住了,合上眼睛,无力的身躯倒向了向眼前高速川流、划出残影的车流。

然而,有什么东西止住了强尼倒下。一双手牢牢地抓住了他,把他搀扶起来。强尼用他最后的力气睁开双眼,一张瘦瘦的,留着胡子的脸正专注地看着他。“我的天,”这张脸说话了,“他们居然把你打成这样!”

强尼来不及回应,他的世界再度陷入了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