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之中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11-18 01:22

翻译:chenaoaoyu、士武京北
校对:士武京北(一校)、赛博毒药(二校)

插图599
插图:Adrian Marc

当强尼醒来的时候,他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刺耳的尖叫。好在,这该死的声音不是从他的身上发出来的。他那天晚上肯定没赶上最后一班开往医院的救护车,但至少现在,他还活着,还能躺在医院的创伤病房里,听那个恼人的喷气发动机继续发出噪音——对,这就是那个尖叫声的来历——大概他就是坐外面那架飞机到医院的。

飞机发动机的声音不断升高,病房中的温度也升高了,甚至还能闻得到臭氧味。从他的病人推床上,强尼能看到一架笨重的AV-4飞行载具正甩动它的螺旋桨向上空飞去。噪音和飞机一同飞走,强尼方能听到那些真正的时时刻刻纠缠着他与这座城市的尖叫——每日在火并中受伤的人们的尖叫。

把强尼治好的这个医生,是那个给他做歧路司义眼替换的医生,也是那个给他安装他标志性的银色义手的医生。至于那个给他后脑勺“插”个脑机接口并安装软件芯片的医生?自然还是他。对此,强尼正考虑是否要签一份长期医疗服务合同。

让我们看看手术台上发生了什么吧。在医生的操作下,显微手术机械臂切开穿孔的肠管,擦拭、捆扎并做好手术准备。紧接着,医生缝合好三英尺长,湿漉漉,油亮亮的肠子;并用人造上皮组织与人造肌肉组织填补被打出来的穿孔与破洞。气压式皮下注射器(Airhypoes,暂译)持续向手术位置注入速效药物、止汗剂、内啡肽和抗菌药物。微型缝合器锯齿状的刃上有着微小的缝合线,能把创口缝合得像受伤之前一样。在一到两个月之内,伤口就会完全愈合甚至不会留下任何疤痕。这场手术代表了最顶尖的医疗科技水平。

医生的手又快又稳,毕竟他做这样的手术已不下千次。他用带着德国口音的英语,一边做手术一边不停唠叨。“唉,强尼……强尼。”医生头顶上的消毒灯闪闪发亮,就像昆虫的复眼,“强尼……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这样?”

就在强尼·银手感觉手术结束了的时候,内啡肽和麻醉剂的药力也刚好退散。“强尼……”医生伤心地嘟囔着。对医生而言,强尼就是他的二儿子。他的大儿子是强尼最好的朋友,可他死于8年前公司之间的一场战争。一个人一生中不该失去一个以上的儿子。

谢啦,强尼想着。我又欠你一条命。

把强尼·银手从小巷里救出来的那个家伙名叫汤普森,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头发乱得像鸡窝,穿着一件大了三码的防弹夹克风衣。在他的身上你可见不到什么植入物或者义肢,不过他的脑袋上倒是堆着不少零件:头顶上戴着一个特大号耳机一样的摄像机;而在他的嘴前则挂着一个环状的麦克风;照相机悬在他脑袋的右边并投射出一块亮绿色的电子屏幕。他是一个媒体人,一人包揽了摄影师和记者的活,靠向一些媒体公司兜售新闻为生。“嘿,强尼。”他俯身在桌子上向强尼打着招呼,而强尼·银手正在消毒灯照射下慢慢恢复过来。

“准备好复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