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小队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11-22 21:29

翻译:chenaoaoyu、士武京北
校对:士武京北(一校)、赛博毒药(二校)

罗格讨厌亚特兰蒂斯酒吧。她去那儿的唯一缘由,是那里的委托价格高而且有的挑。很多公司在这寻找职业杀手;媒体人与网络行者在这贩卖消息;中间人们在这兜售枪支,护甲,还提供走私、保镖等工作。她讨厌这里则是因为在这里有一些很不好的回忆,现在还来这儿也只是看在圣地亚哥的份上。“不要让个人喜恶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圣地亚哥总是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罗格背靠墙壁——她的眼球植入体像监视器一样不断扫描着这间酒吧。不过有个角度的东西她看不到,因为被她坐在一旁的搭档圣地亚哥挡住了。圣地亚哥粗壮的肩膀撑起厚重的防弹夹克,他的眉头总是皱成“川”字,长得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圣地亚哥不是罗格喜欢的类型,但是圣地亚哥倒是很喜欢她。不知怎的,他们目前的关系倒是很和谐——但也只是战斗风格以及战利品分配这两个角度很和谐。不过看样子,这个游民好像还在期望着有什么其他展开,他可真是个笨蛋。

突然,罗格看到了——那个她讨厌这个酒吧的原因、那个憎恨这个肮脏城市的理由、那个她过去两年一直所害怕的人——强尼·银手走进了亚特兰蒂斯。

强尼昂首大步跨入了酒吧那扇巨大的铜门,他琉璃般剔透的苍青色眼里流露出绝对的骄傲。“他的步子还是那样高调。”罗格这么想着。经过这么长时间了,罗格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喜欢他,还是想杀了他。强尼像酒吧的主人一样,一边直向罗格走来,一边与老伙计们打招呼。他从容地冲自己的粉丝露出礼节性微笑,顺便还对一些潜在的麻烦人物眯了眯眼睛以示威胁。最后,他站定在罗格面前。“罗格,”强尼语气平静得好像他俩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需要你的帮助。”他声音一如既往,急切又富有磁性。

插图600
插图:Neil Branquinho

罗格淡淡地回答道:“你有多远滚多远。”酒吧内霎时安静了下来,吧台另一边传来微不可闻的摩擦声,那是圣地亚哥在轻抚膝盖上横放的Mac10。

“听我解释,”强尼斜靠向罗格,“我知道你的感受,我真的很对不起。如果当我有得选,我就绝不会那么做。”他拉过一把椅子,跨坐在上面,盯着她。“哼,是吗?”罗格立马做出了回击,她十分希望自己声音能更镇定点。

“你欠我一个人情,”强尼开始占据上风,“至少你还欠我一个人情,芝加哥那次。而且我也不是不会付你佣金。我有很多欧元。”

圣地亚哥插了进来:“多少?”强尼转了过来:“道上说你们出一次任务要5000欧。我给你们双倍。”

圣地亚哥黑黝黝的脸上露出微笑,用空着的那只手挠着自己的下巴。他的搭档对此十分恼怒,但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圣地亚哥还算是个人物——在夜之城他也算是小有名誉,而名誉对圣地亚哥来说就是生命。“这活要多久?”

“最多两天。我需要你们救一个人。不忽悠你们,要救的人在荒坂手上。”银手停顿良久,再次开口,“我能理解,你或许会认为这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

圣地亚哥的眼眯了起来。在街头,他们小队可是无可置疑的第一梯队。他心想,“你小子以为我是谁啊!”接着圣地亚哥意识到他被算计了,银手早就厘清了他们小队两个人的关系与想法。如果圣地亚哥不接这单生意,明天街头上肯定到处都是嘲笑他是“胆小鬼”的闲话。如果他接了,那么罗格肯定也得加入......罗格是对的——银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无耻之徒。“但那又如何?”圣地亚哥笑了。毕竟,他能用一只手就解决这个小子。“那,价钱我们要重新商量下了......你得给30倍的报酬(15万欧),摇滚明星。”

“没问题。”

圣地亚哥笑了,他又提高了要求:“你还得和我们一起去。”坐在另一侧座位的罗格听闻,对她的搭档怒目而视。她想反对,但是之前他们已经定下了规矩:“不要让个人喜恶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对于圣地亚哥而言,从强尼掏出钱包的那一刻起,这就成了工作。

“钱转过去了。”强尼说完便把手伸过桌子去同大个子游民握手,这时,一个长长的人影落在了桌子上,然后是另一个,几个佣兵找上了强尼。

“啊,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银手先生嘛。”瘦长影子的主人靠近了,他眼睛闪烁凶光,红色LED光束在他的光学镜片后面滚动,在他掏出智能枪的时候形成十字准星。

霎时,罗格动了,反射强化部件的功率直接飙到过载。她的手瞬间脱离桌面并打出一道残影,像把闪烁的利刃直刺这个佣兵面部。佣兵的鼻子、脸眼直接就被强悍的指节砸得凹进了脑子里,他在倒向地面之前便彻底死透!这个挂了的家伙手指痉挛,扣动了贝雷塔手枪的扳机。枪械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BOOM!子弹从吧台座位的一角窜出,撕开了坐在墙角的某个倒霉社畜的胸膛。伴随着胡乱飞溅的血肉,尖叫声四起。强尼差点被围在一个逼仄的空间里,好在他的反射强化部件让他提前跳出了困境。罗格另一只手握着的消声手枪连续开火,一个小个子独狼被当场打成两截。

圣地亚哥一个翻滚落在了酒吧地板上。三个身穿防弹夹克的佣兵见状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纷纷掏出了武器。圣地亚哥直接就是一个短点射,两个佣兵当场死亡,还有一个摇摇晃晃地走到了窗子边,摔了下去,粉身碎骨,听上去像是几百个吊灯摔得粉碎。汤普森面无表情的架起FN-FAL对最后两个佣兵扫射,子弹螺旋着穿入人体,贯出巨大空腔,血肉与电子器件漫天飞舞,染红了酒吧的店面。汤普森吹了下枪口的烟:“逮到你了。”

强尼半蹲着,举着枪,扫视着四周。好在剩下的顾客们都没再拿出武器——人们都冷静了下来。除了被波及的倒霉蛋和还未死掉的佣兵在地上低声呻吟外,没有人再敢发出丝毫声响。强尼四人互相照应着离开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