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尔·杜博阿

哈里尔·杜博阿

更新时间 2021-05-24 11:11

哈里尔·杜博阿分属于《极乐迪斯科》的NPC

推荐

B站视频:【赛博人类观察03】赛博朋克超梦解读,超越梦境的脑中之舞 by 忍者猫

本页贡献者

五月
增1,160 改38 删799
甜菜
增0 改0 删0

卡片

卡片制作:五月

基本信息

哈里尔·杜博阿
英文名 Harrier Du Bois
出现日期 1
出现地点 褴褛飞旋二楼
所属组织 RCM
角色 主角,双重荣誉警督

翻译:吉米

哈里尔 "哈里" 杜博阿极乐迪斯科 唯一能被玩家控制的主角。

  1. 背景介绍
  2. 军衔
  3. 冷知识
  4. 住处

背景介绍

哈里尔出生于07年,那是瑞瓦尔公社倒下前的最后一年。当时,距离革命结束还剩下一年时间,而革命之火还在熊熊燃烧。他降生的那天,暴风雪降临在了去世过很多人的老军事医院,而他就在医院的地板上出生了。他小时候曾患有由脊髓灰质炎导致的婴儿部分性癫痫,尽管他已经几乎痊愈了,他却依然能感受到下巴的些微刺痛。这使他在念出某些词汇时非常含糊不清且滑稽可笑。

在青春期时,哈里是来自福堡和北贾姆洛克的一个八人犯罪集团的成员,他们自称为第十五支印支部落。

在游戏故事发生的时候,也就是51年,哈里已经44岁了。在游戏里,当哈里第一次遇见金葛城,却又编不出一个靠谱的名字时,他可能会给自己起一个“ Raphaël Ambrosius Costeau”的笔名, 或是 “Tequila Sunset(龙舌兰日落)”作为自己来马丁内斯之前的绰号。

哈里以前是位于 Jamrock 的 Grand-Couron 的健身房教练——葛城从为什么哈利对同性恋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为什么他倾向于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而不是走路,以及他对FALN品牌运动服的喜爱时推断出了这一点。某天他遇见了自己未来的未婚妻,Dora Ingerlund。在26岁时,哈里受她的影响加入了RCM。在18年的从警生涯里,他破获了216起案件,并只杀了三人——这在41分局里已经属于相当低的数字。哈里的办事效率(毕竟一年办上10起案子就已经是前10%的优秀警探了)和人道主义关怀(哈里的不少同僚们热衷于朝人开枪)使他在RCM的排行里鹤立鸡群。他的杰出表现为他赢得了二阶中尉的头衔和41分局重案组组长的职位。

在45年时,也就是游戏发生的六年之前,在哈里Dora因为哈里自我毁灭和冲动的行为而离他而去,前往Mirova in Graad后,哈里开始自甘沉沦。从那以后,哈里领导的重案组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该组因此遭受损失。不少警探因此离去,包括他们的记者Guillaume Bevy。在51年时,只有哈里,他的搭档 Jean Vicquemare, Trant Heidelstam, and Judit Minot 还留在那。

直到游戏发生之前,哈里和重案组被叫到马丁内斯来调查一起缢亡案件。当他们到达时,哈里却解散了他的团队。哈里叫剩下的成员们赶紧“滚开”,因为他们“束缚”了【自己的】办案风格。毕竟他可是“神探 ”。他剩下的酒话无非就是翻来覆去的讲“干翻一切!全都毁灭吧!要破案要么去死!”他接下在马丁内斯开始了几天的狂欢作乐,差点没把自己嗝屁:他在褴褛飞旋骚扰其他顾客,引以为傲的展示自己的枪,向他们展示自己的自杀技艺;他让把房间搞得一团乱麻,弄坏了旅馆的动物标本,最终成功的让酒店的服务员西尔维·马拉·伊卡不得不辞职来远离他这个傻逼。他把枪卖给了鸟巢罗伊,搞坏了库普瑞斯锐影(他的警车),并在他失忆前的那个晚上,在他的房间里怒吼“我再也不想当这样的畜生了!!”的同时单曲循环了一晚上圣桑最小的教堂(这一切都能在门外听见)。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哈里的失忆还不得而知。尽管酗酒也曾引起过类似的情况,但这也可能是对教堂里那两毫米孔洞的应对机制和副作用。乔伊斯认为这是由于严重脑病所导致的。而简却觉得完全是在装。

军衔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哈里在RCM的军衔是"二阶中尉"。根据金葛城的描述,中尉是高于军士又低于校官的军衔。在RCM中,这是会从事实地工作的最高军衔,而“二阶”则代表他已经作为中尉被晋升过一次 —— 也就是说哈里是个校官。其实有很多人不愿意被晋升:有些时候晋升的军官不愿意去替换掉他们的上级,但更有可能像哈里一样,他们更想只做现在做的事。

冷知识

  • 在游戏开始之前,哈里曾有四次与人交火,身中两枪。
  • 哈里军衔里“中尉”(Yefreitor)这个词很有可能是来自真实世界里苏联军队的军衔“Yefreytor”( (Ефрейтор, 源于德语里的 Gefreiter),这是苏联军队里最高的入伍级军衔。

住处

在一间潮湿的出租公寓里,两名警官站在黑暗中。地板上铺满了垃圾和酒瓶。情况好像有些糟糕。其中一个人,尽量躲开了脚下的旧报纸,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照射进来,蟑螂开始四下逃窜。

“见鬼……”‘精灵男孩’米歇尔·威廉姆斯警官自言自语到。他的搭档圣丹斯·费舍尔看着他身上的巡逻制服——然后看向墙上挂着的那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它是蓝色的,上面布满灰尘。“他妈的,我们赶快出去吧,”他转向威廉姆斯,“他已经几天没来过这里了。”
—— [同舟共济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