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

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05-08 13:46
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
原标题 CHOOSE YOUR OWN MISADVENTURE – PART 2
原作者 Robert Kurvitz
原发表日期 2019年7月23日
原文链接 https://zaumstudio.com/2019/07/23/choose-your-own-misadventure-part-2/

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是极乐迪斯科中的开发日志

Xhorx译

极乐迪斯科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1

原来的文章由Izual撰写,发布在Canard PC上,由Steph Noviss翻译成英文。
感谢您能给我们把这篇文章共享给全世界的机会。

把事情慢慢弄糟反而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加有趣了。
——Robert Kurvitz

罗伯特·库维兹(Robert Kurvitz),极乐迪斯科世界的首席设计师和首席作家Robert Kurvitz,告诉我们如何在角色扮演中做好一个“失败者”,以及他的RPG游戏打算实现什么样的目标。

极乐迪斯科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2

Canard PC: 在一个RPG中,如果玩家做错了什么事情,通常就将得到负面的后果。但是如果玩家扮演的角色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了,你会如何对他们犯下的错误进行惩罚呢?

Robert Kurvitz:“你永远不应该阻止他们进到游戏的某部分中去。应该通过刚刚做的事情得到反馈后,来让错误的选择影响你未来的种种反应。这应该能让你感到尴尬,害怕,后悔。最重要的是,它必须是一个真正的体验,也就是说,通过这种剧本模式让玩家在逐渐塑造属于他们自己的角色中感受到角色的价值,而不是在失败和错误后只想到直接重新读档。就角色扮演而言,我们真的很努力地让这些错误成为游戏中一些最精彩的时刻。而且我认为相比做对了事,当角色犯错时,人们会感觉更接近他们创造的角色。例如,有一个场景里,你必须审问八个拥有武器的家伙,而你这一边只有你和你的搭档。他们对罪行供认不讳,还开始嘲笑你:“把枪交出来——你的调查到此为止了!”你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反抗这八个人;你完全无能为力,但你是个警察。如果你多次尝试之后都未能控制局面,你就会开始做些真正疯狂的事情。你会拔出枪,把它放在自己的下巴下面,威胁他们你要自杀!这将会是最糟糕的决定!你的搭档会试着帮助你,这种局势会持续很久…每个人都会记得这个经典瞬间。经历过这些之后,对你的角色来说他会变得强大起来(powerful)。你会发现一些关于这个角色的事情——如果你不做那些选择就不会发现的事情,所有这些都会对以后产生影响,带来后果。后果甚至是立竿见影的,因为这八个家伙会认为你就是个试图自杀的精神错乱的警察,所以要说服这些家伙(配合你的调查)就会变得更加困难。因此,你必须做一点小动作,重新分配你的技能点,重新考虑你的策略,去和他们的老板谈谈,并且想想你可以如何巧妙对付他们。把事情弄糟反而让游戏变得更有趣了。”

我希望人们在电子游戏写作中能期待更多的东西。
——Robert Kurvitz

Carnard PC:你打算在极乐迪斯科讲什么样的故事?

Robert Kurvitz:“首先,这是一部结构非常精细而详实的(meticulously structured)侦探小说。这个警察可以说是一名现代(modern-day)骑士。他是主角,他的工作就是管别人的事。每个人都必须和他说话,他可以打开任何一扇门。自法国人在17世纪发明警探角色以来,作家们一直在(写作中)使用警探的角色。(下面这句话是对我们的采访者说的,就好像他突然成为了所有法国人民的代表一样)‘谢谢,谢谢!这真的是史上最佳角色!’……所以,是的,我非常尊重犯罪小说。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仔细考虑。你需要将一些疯狂的情节盘杂在一起,但同时你的内在逻辑必须是无可挑剔的。因此,我们的情节盘根错节,故事线需要一些非常不可思议的(wacky)转折,但同时也需要现实主义和纯粹的暴力。所有这些仍然只是一种方法,一种工具。

这个故事真正要做的是,在一个非常原始的层面上,展现出生活在这个每天睡八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思考的傻大个身体里是什么的一种体验,以及这样一具顶着个软绵绵(squishy)脑袋的血肉之躯是怎么能用他的钱蒙混过关的。你被困在一个身体里,困在一个大脑里,在生活中漫无目的地徘徊,永远不知道你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迎来终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被称为自然的东西在创造了这个傻大个之后,又好像很高兴地弃他于自生自灭之中。我真的很想用RPG来更深入地探讨这个问题,看看它到底有多荒诞;它有喜剧的一面,当然也有它悲剧的一面。当你把事情做好做对的时候,你会有非常强烈的胜利的感觉。作为一个人,要把事情都做好做对是不可思议的——尽管这也不太可能——但确实是不可思议的。没有多少人能把事情做好,我们大多数人都失败了。基本上,总的来说,这是一部完整的小说,它包含了也利用了犯罪小说种有趣和酷炫的方面。”

Carnard PC:你有没有意识到在电子游戏写作的时候遇到的一些陷阱(trap,意为容易犯的错误)?

Robert Kurvitz:“噢……我想都是吧。到目前为止,整个电子游戏写作都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我应该马上澄清,在我看来,只有在你专门为电子游戏写作的时候,你才能创造出真正有质量的作品(real quality)。当你用和电影一样的方式写作时就不会了。你可以在电子游戏中制作优秀的电影作品,例如《The Last of Us (最后生还者)》。这些都写得很好,但真正的电子游戏写作必须是互动性的,有选择,有结果,剧情故事会有点像一个巨大的魔方,它会根据玩家的行为进行调整和改变。这种非线性写作手法有着巨大的潜力,但到目前为止,大家做的只是掉进这些陷阱:

“第一,永远不要用你的技能体系来支持你的写作。你读课文应该就像读小说一样。总地来说,技能在战斗中是有用的,但和平性的(peaceful)技能是无趣的——或者说它们是用来被动地克服一些障碍的。然而事实上,正是这些技能系统使用不足的和一面对游戏的写作影响最大!因此,有一些障碍需要克服,比如“当你达到90岁时,你解锁这个选项”,还有一些骰子判定,失败并不能本质上(strictly)改变任何事情。即使是写得最好的RPG,比如《Planescape: Torment(异域镇魂曲,99年经典游戏)》,也在不断地与他们所基于的龙与地下城类型的技能系统抗争。所以这是第一个陷阱,但是…哦,天哪,还有那么多其他的陷阱,那么多!”

极乐迪斯科打造属于你自己的糟糕遭遇 第二部分3

Carnard PC: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知识垃圾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你如何在不使用它们的情况下完整地向玩家传达你的整个宇宙?

Robert Kurvitz:“迪斯科舞厅里有很多知识垃圾。只要他们做得好,这就不是个问题:他们大多发生在“百科全书(Encyclopedia)”技能里面,这提供了游戏宇宙的信息。然而,它并没有提供必要的、具有规整结构的事实信息——它提供的是一些随机信息,几乎是随心所欲、心血来潮的。但是,像这样把知识的点点滴滴传下去是塑造这样一个世界的最好方法之一。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人会用一本用户手册来给你解释一切——你听到的都是一些小片段散落在各处。你不知道每一件事对应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一切是如何运作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害怕困惑,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在面对自己世界的“知识”时也会感到困惑。例如,他们面临着相互矛盾的新闻消息来源。所以我喜欢这种“百科全书”技能的想法,因为如果你的角色在这方面技能点投入不够,在极乐迪斯科里有些东西你甚至都不会注意到。我认为努力塑造一个真正会对这些这知识垃圾有需求和探知能力的角色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Carnard PC:极乐迪斯科会对游戏界带来什么改变?

Robert Kurvitz:“我不会拐弯抹角,我想彻底改变角色扮演游戏。我们需要逐渐调整我们的游戏,直到我们使这样的一场革命成为可能。我想要革新故事、选择和后果的使用;还有技能的使用;还有“技能”的含义。我希望有真正代表现实生活的那种和平性的技能,人类的想象力,悲伤,暗示的力量,还有舞蹈能力(dance,感觉是指savoir faire)…你知道的,所有那些你从桌面RPG和现实中获得的真实体验。我不想要那种数你杀了几个人的射击类游戏,那种鼓励你去攻击和侵犯的游戏结构,我不想要所有那些传统游戏通常使用的怪异和愚蠢的(idiotic)东西。

“我希望人们对电子游戏写作期待更多。我希望游戏写作发展得更加壮大和美好,壮大到我们能够看到人才流失(人才转移):雄心勃勃的小说家和编剧来为游戏写作,并且明白你可以真正地用一个电子游戏来表达一些百年后仍然有价值的东西。你可以通过我们的角色表达你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生产许可证所要求的东西。我想要有一些虚构的宇宙来讲述我们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关于我们所面临的一些政治问题,还有我们周围的地缘政治结构,现代世界的问题,等等。这些虚构的宇宙在我们完成探索之后,不会让我们感到麻木、孤独或者被遗弃。这些宇宙能为我们提供生活工具,也为我们正在发生的事情提供背景。我想要让这些宇宙给我们继续自己的生活的勇气,而不是让我们感到空虚,以至于说出:“哦,我的上帝,我想回到那精灵的土地,我已经看到了一切,但我不能。

“这场关于如何建立一个游戏世界的革命背后的最终目标是改变人们对逃避现实的理解。我希望他们回到现实的时候时感觉很好,更有所准备,准备好完成各种现实中的任务,在做这些任务时学拥有一些新的技巧。Siths和Jedis(西斯和绝地武士,星球大战的人物)谈论政治方面的话真的只是一些令人厌倦的比喻。他们在愚弄着我们的头脑;他们什么也没解释出来。

“伏地魔帮不了我们理解特朗普到底在干什么。这是毫无意义的,它使你变得愚蠢。幻想世界提供了如何面对现实世界的工具,但错误的工具会使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我想建立让我们更有能力的虚拟世界。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应对现实世界。”

感谢您加入我们的第二部分的采访,希望您喜欢这个Canard PC的专访!

注释

  1. ^ lump, 也就是我们的主角-译者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