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

贡献者 · 更新时间 2020-09-07 18:38
卡片制作:亚瑟
赛博朋克
英文名 Cyberpunk

赛博朋克是赛博朋克2077中的设定及用语

翻译:赛博毒药
校对:亚瑟

赛博朋克专访

记者:乔什 X

{…似乎在过去的几年里,赛博朋克风格正东山再起…}

你好,夜之城!让我们为网络自由欢呼!今天,我们要为大家带来一场来自旧时代的强音,那就是赛博朋克。有印象吗?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街头是在五十年前,2020年左右,这种亚文化刚一露面,就带来了全新的风潮、哲学以及反抗运动。用上世纪末一个歌手的话来说,这才叫真的“全方面冲击(Shock To The System)”。这种神奇的思想曾给当时的夜之城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有多震撼呢?好些高楼大厦都被震得粉碎!没错,我说的就是那个把荒坂塔炸碎的摇滚小子——强尼·银手,他是那个时代最凶名赫赫的赛博朋克分子。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有些朋友可能还不了解赛博朋克这个词的意思,我先在这里科普一下。赛博朋克(cyberpunk)是一个合成词,前半部分的赛博(cyber)显然来自“植入物(cybernetic)”,一种技术和肉体的融合。21世纪20年代是技术时代的黎明,而网络技术在当时看来还很新潮,所以当时每样玩意的名字都得包含“赛博”这俩字。但“朋克”的部分就有点久远了,它指的是朋克亚文化或朋克摇滚音乐流派,这是一种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出现并在80年代发展起来的音乐风格。朋克这种生活方式促进了无政府主义、独立主义、反叛主义、违法主义以及反公司主义的形成。没错,2020年的赛博朋克要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但这样一看,好像2020年还不算久远!

对于许多人来说,“成为一个社会边缘的街头小子,并与那些大公司以命相搏”,这种事几乎就是宿命,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最后总得走上这条路。曾经的日子都已远去,但似乎在过去的几年里,赛博朋克风格正在东山再起。这个词又在某些人的嘴里流传,街头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独特发型,衣柜里也堆积了越来越多的奇装异服。

恰逢如此良机,我们觉得最好做一次家访谈来记录这个趋势。今天的观众有福了,我们今天采访的对象将会是一位真正的大拿,2020年最有名的赛博朋克人士——罗格来生的女王。

以下是采访内容——

嗨,罗格,感谢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说实话,昨天这个时候我都想不到能和你这样的大人物面对面交谈。

你好,呃,你是叫乔什吧?不得不说,你向我提出采访邀请的时候确实挺有胆子的,我都快被你打动了,而且我也很好奇你会用什么方式采访。说实话,要不是最近我做出了某些决定,我还真不会接受你的采访请求;而且我这个职业也没什么时间和记者闲聊。总而言之,今天是你的幸运日。

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这种套话还是免了吧。你说想谈谈我的赛博朋克往事,为什么?

我们正在准备关于赛博朋克风尚回归的一系列材料,我们觉得如果能请到您来为我们讲讲赛博朋克多年前的形式,以及它和今天回归的风格,那就真的太棒了。

你今天好像总是把“赛博朋克”这个词挂在嘴上,但你也知道现在这个词早就没人用了。即便在那个时候,真正的流行语也是“佣兵”还有“边缘行者”这样的词。但既然你想聊,那我们就好好聊聊:当一个“赛博朋克人士”是什么感觉吧。接着问。

不管怎么说,你也得承认你就是赛博朋克时代的大明星,是那个时候很多人的偶像。

赛博朋克这个词是属于另一个时代的。如果你想要去形容一个反抗压迫的街头小子,这个词也早就过时了。即便我当时和他们志同道合,但现在也不再是了。虽然这么说会让你失望,但我必须强调,我早就不再是什么“赛博朋克”了。

但你起码在五十年前还是,对吧?能和我们说说2020年的赛博朋克是什么样吗?

和今天在街头求活路没什么区别。它代表着你的态度、个人风格和营生的方式。你必须得是街上最酷最危险的人。你身上的义体武器必须得最先进的,而且它们随时都能拿出来大开杀戒。这些话听起来很像广告里的陈词滥调,对吧?但只要你想要在街头混饭吃,就必须得这么办,这些玩意决定了你在街上的声誉。别人对你的态度就是一切,如果大家都公认你是个爱发牢骚的混蛋,那你就是个牢骚满腹的废物。如果他们都觉得你很危险,那你就是个危险人物。非常简单的街头法则。

那么,你对“风格重于实质”这句话怎么看?

这是一个流行语,在2020年前后,在盛传于人们的口中。它被称为“媚俗”,很快受到了赛博朋克和其他反叛分子所追捧。这是中街头哲学,你独特的外观和个人风格就是你的商标。简单地说,你的势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看起来有模有样。如果你的义肢上覆盖着昂贵的真皮科技,别人也只当作没改装过的胳膊,而如果你的手臂泛着镀铬的金属光泽,那你就会瞬间脱颖而出。如果你能一个人干掉整个荒坂突击队,那只能说明你很强——但如果你仅凭一把定制手枪,一件皮甲夹克,一条酸洗牛仔裤,和一副墨镜就能做到这件事,你才会真正地赢得声誉。

你对赛博朋克风格的回归有何感想?

现如今,很多街头小子留着粉红色莫霍克发型,穿着合成皮革衣服,但大都只是模仿。当然,那时候的风格确实和反叛有关,但是反叛是师出有名的。赛博朋克风格包括的内容有很多:对抗公司的命令,蔑视权威,以及风格的花样。能驾驭这种风格的人都生活在时代前沿。没人想错过潮流,他们都想成为时尚前沿。又想干大事,又惜身是不对的,今天的年轻人没有干大事的远见和勇气。

干大事?就好像2023年对荒坂塔的袭击?你真的是袭击者中的一员吗?

(短暂沉默)很好,孩子。你不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新闻记者,你也不会是第一个得到答案的人。(笑)

抱歉,但我总得试试。那我们换个话题,你认为“真正的”赛博朋克已经死了,是吗?

如果你说的是叛逆精神那部分,那我的答案是肯定的。2020年,赛博朋克精神掀起了一场全球性反抗巨型企业的运动,在接下来的五十年里,这些巨型企业确实失去了很多权力。当然,除了夜之城这样的自由城,公司们在这种城市根基稳固。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赛博朋克有机会重新找回它的精神内核,说不定它就能在夜之城这样的地方重现,甚至爆发第二次赛博朋克热潮。

那么,对于那些渴望投身于赛博朋克的人,你的建议是什么呢?

要有勇气。不要再等待机会,而要去寻找机会。

真是一针见血!但说到机会,我想问你几个关于赛博朋克/边缘行者的个人经历问题,不知道你喜欢哪个词。

我们就用赛博朋克这个词吧,我觉得它适合你。我们还有几分钟的时间,直入主题吧。

好,那对于赛博朋克来说,他们的枪械是个人标志还是营生工具?

这是个人品位和哲学的问题。当然了,武器可以是你的个人标志。在这个行业中,你会有自己的个人喜好,所以你应该抓紧时间弄一把适合你的枪。我自己就在海啸那里定制了一把手枪,她陪着我经历了很多事。

另一方面,如果你想成为一个顶级佣兵,那无论你是否拿着你最爱的玩具,你都得高效完成任务。让我再强调一遍,风格胜于实质。当你用马洛里亚定制的手枪向帮派分子泼洒子弹的时候,你看起来确实很酷。但事实上,无论你用什么武器往他们身上倾泻子弹,都是同一种风格,或者说——这件事本质都是一样的。如今,当每个人都依赖自己喜爱的枪支时,即兴创作已经了成为一种被遗忘的艺术。

一个人得把自己调整到什么程度才能跻身顶级行列?

这是件因人而异的事,对我来说,质量是关键。如果你身上少了某些适当的改造,就没人会雇你去做一份严肃的工作。而要想先人一步,你就得拿到最好的赛博组件。赛博朋克就是得追逐所有最新的增强组件——无论是黑客组件或生物组件,这样才能在你的敌人和同行中获得优势。

组件的选择主要取决于你街上的联系人以及你钱包的大小,不过最好还是得符合你的个人品位。只要你能高效地完成任务,无论你是偷天换日、鬼鬼祟祟还是装神弄鬼……其实都无关紧要。但假如你做不好计划,完不成任务,那再好的软硬件都没法帮你跻身顶级。

如果一个人要想通过公司的途径成为顶尖,那他要付出多少?

(更长的沉默)与公司打交道就像是在跟魔鬼讨价还价……可怕的是,大多数赛博朋克和边缘行者都不会意识到他们已经在为公司卖命了。他们往往会在不知不觉间就成了那些公司的走狗,公司会让他们去做一些麻烦不断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比如安置窃听器、窃取数据、刺杀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家,又或者是组织一场武装车队抢劫。

如果你表现得足够优秀,他们就会通过中间人联系你,为你提供报酬更丰厚的工作,接下来就是他们用心险恶之处了,他们不光会给你钱,还会让你接触那些最尖端的、保密级别超高的赛博组件,但你要真听信了他们的话,你可就被他们给拿下了。除此之外,假如你有意或无意地知道了太多公司机密,那你就会享受到终身监禁的待遇。好消息是,假如公司里有人因为“安全原因”想要把他们的雇佣兵名单弄短点,你的刑期就会短上不少。

至于你的问题,关键就是要有个好名声,其次就是要远离那些可能会把你送进公司手里的工作。

那,干你们这行的需要朋友吗?

当然。你肯定会希望有个人在枪林弹雨里来为你打掩护,但千万记得:别和不信任的人一起出任务——除非回报远超代价,或者你已经做好把其他人都干掉的准备了。即使你打算信任某个人,你也一定要记住,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和那个人之间的合作总会有个终点。也许他死了,也许他得了赛博精神病……最后你肯定会和他分道扬镳。干这行的,友情实在是奢侈品。这个行业里有太多独特的个性,太多旺盛的欲望,以及太多激烈的竞争。更何况,友谊……也是有代价的,它可能会把你的生活搅得一团糟,也可能会让你背上沉重的负担。有时候,为了旧日的一点情谊,最后的结果可能也只是一地鸡毛。

听上去你似乎有过切身体验。

你猜。

那在你的心里,有占有重要位置的人吗?

无可奉告。

你是怎么当上中间人的?

对我来说,这样的身份转变其实挺自然的,就好比那些退役的球员转头就当上了教练。当上中间人后,你就不用再去和那些后起之秀争得头破血流了。相反,你能把曾经攒下来的声望和学到的知识换成钱,还能和佣兵们保持联系。

有传言说你的改行与大西洋帮的解散有关,对此你作何回应?

老故事大部分都是编出来的。在我看来,大西洋酒吧的一些人没法跟上时代的变化,而我必须要往前看。我们都别无选择,没人能背叛自己的内心。我找到了一些赚大钱的门路,我也愿意和大西洋帮的一些朋友分享这些门路。我们中的一些人发了横财,有些人因此决定退休。如果说这就是我“拆散”大西洋帮的证据,那我就认下这个罪。

最后一个问题:你怀念你的佣兵生活吗?

有些时候,我会回忆那些行动,那些刺激的挑战。但我现在干这行也非常得心应手,所以我从不后悔。

这个总结非常精彩。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罗格。

谢谢,乔什。尽管最初我还有些怀疑,但这次谈话确实非常有趣。请一定要把这次对话的内容原原本本地发出去,不然——我可知道你家住哪。(笑)